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玄幻小说 > 团宠五岁半:我全家都是穿来的 > 第七十六章 平凡一日
    天刚蒙蒙亮,晨曦透过轩窗洒落在床上。

    酣睡的少女眼皮微颤,缓缓睁开,结结实实地伸了一个懒腰。

    山桃起床后,提上新的长矛,这是二哥学艺两年后给她做的,工艺精湛,已然是一件合格的武器,铁青的矛头泛着锐利的光泽。

    长发简单束在脑后,出门是一个开阔的小院,种着一颗正冒着花苞的桃树。

    长枪出鞘,她练习起了已经熟练无比的枪术,随着年龄的增长,力量感也逐渐加强。

    “陶陶,咱们比划比划?”一少年忽然坐立墙头,剑眉星目,肤色若小麦,吊儿郎当地扛着一柄剑。

    对于孙吉双的不请自来,山桃已经视若无睹了,二话不说,提枪就冲人去了。

    枪乃兵器之王,剑乃百兵之君,亦如两人的招式,一个霸道利落,一个游刃有余。

    一口气两人过了数招,皆不相上下,最后还是山桃败在了年纪和力气上,率先停了手,“来蹭饭还如此胆大妄为?”

    “这不是甘愿给你当陪练吗?”孙吉双收剑入鞘,他今年刚满十五,身量却堪比成年男子,因是北方人,走在苍江县街上还往往比路人高出一截。

    因常年习武,身形也不单薄,只骨骼还未长全,偶可见一丝少年稚气。

    山春花从另一侧的厢房走了过来,原本披散的长发挽做了发髻,三年前,便在二房的支持下和主屋划清了界限,自立女户。

    见到两人日常斗嘴也见惯不惯,笑道:“再不来吃饭,可冷了。”

    饭厅中,三柱还抱着书念念有词地诵读着什么,不是因为勤奋好学,而是课业未过关后的任务,看着桌上丰盛的早餐,直念得双眼发直。

    “这是什么早食?”山桃看着盘子里的一根棍状面食,还有旁边两个煮熟的鸡蛋,一时无语。

    这手法一看就出自至今对庖厨只通了一窍的杜盈秋。

    “嫂子早起亲手做的呢。”山春花忍着笑意,示意山桃要摆出惊喜的神情,“说是这样吃,考试容易有好成绩。”

    今天是县试的日子,山二郎准备了三年时间,终于到了真正上战场的时候。

    全家人都严阵以待,就连左右离不开幕僚的文县令都提前给山二郎放了一个月的假。

    反倒是正主没什么太大感觉,一派轻松模样,“吃饭吧,哟,油条,倒是许久未吃过了。”

    山二郎最捧场,只要杜盈秋下厨,准能一副吃得香甜的模样。

    今日杜盈秋却格外紧张,他吃快了要劝,吃慢了又催,吃多了还怕他上考场不方便。

    山桃见状忽然心生感叹,还好自己不是男子不用科举,不然也要享受这无微不至的关怀。

    山二郎显得却十分受用,吃完早食,换了身衣服,因现在山家二房买的院子离县衙不远,也不必家人相送,自己溜达着就去了县试的考场。

    今日的主角走了,大家也就各司其职,杜盈秋和山春花要去绣坊,三柱要留家做课业,山桃要去保济堂,唯一的闲人孙吉双,屁颠屁颠地跟着山桃也去了保济堂。

    “陶陶来了呀。”纪大夫笑着跟山桃打招呼,看见身后跟着的少年又轻咳一声,“吉双又来了啊?”

    孙吉双一脸坦然冲纪大夫作揖,“小子又叨扰了。”

    “不叨扰不叨扰,我只付陶陶一份工钱,又多个能干的帮工,求之不得呢。”纪大夫笑着摸了摸胡子。

    虽然山桃现今也才九岁,可医术却夯实精湛,无需再做药童的活计,有了自己单独的一个诊位。

    一开始她单独出诊,根本接不到客人,后来自降诊费一段时间,才渐渐闯出了名声。

    尤其女子爱找她看病,比男大夫方便许多,久而久之,苍江县临近都知道,保济堂有位年岁小的女大夫,医术好。

    来寻她看病的病人多了,山桃便每日起得更早,先做些准备活计。

    孙吉双常常跟着她来保济堂,也熟悉了这些琐碎活计,帮手十分麻利。

    “县试考完还有州试和省试。以山叔的学问自然不成问题,若都过了你要随他们去京都吗?”

    山桃随意点头道,“自然是随爹娘一并。你连学堂都不肯进,到对我爹的学问肯定得很。”

    后一句调侃孙吉双只是笑了笑,将手中的册子放在山桃顺手的一侧,咽了口唾沫道:“京都有个相国寺,那里的斋菜很是不错。若你得空,到时候我请你吃。”

    刚刚提笔的山桃手上一顿,一滴墨珠滴落在纸册上,晕成一团。

    她却没有理会,而是直直地看向孙吉双,嘴角一勾,“看来孙公子的记忆是恢复了,如今终于肯认故人了?”

    早在三年之前,石垭村一事,孙吉双就见识到了山桃的一手枪术。

    北朝武将世家花家的独门绝学,绝无可能出现在南方一个农家女的身上。

    近在咫尺的希望,孙吉双却怕了,当年北朝公主坠亡,他就站在城楼的楼梯下,谁知等来的不是佳人,而是一声巨响。

    越和山家熟悉,孙吉双就越能发现山桃身上的处处细节,无一不指向那个早该香消玉殒的人。

    他不可置信又不敢不信,便在孙家一住就是三年,暗中的筹划和部下统统南调,说是蛰伏,实则是守候。

    至今他还记得,九岁那年,南朝军队兵临城下,意指北朝国土,根本没有顾忌过他这个从六岁就送到北朝为质的大皇子。

    是长公主握着他的手,从密道将他送出了城,送到了南朝的军队手中,再带着南朝军队,拿下了北朝皇帝。

    一抹红衣被长公主穿得犹如战袍,一切尘埃落定,他以为终于可以将这位救命恩人一般照顾了他三年的姐姐带回自己的故土报答。

    “周行,我想去城楼看看。”

    他牵着长公主,亲手将她送上城楼,为她披上大氅。

    以为是苦尽甘来,未曾想是无尽黑暗和悲恸的开始。

    抱着长公主冰凉的尸体,南朝大皇子哭得肝肠寸断,身后是受恩于公主而自愿悼念送行的京都百姓。

    记忆回涌,嬉皮笑脸的孙吉双,或者说当今圣上嫡长子司周行,一改往日神情,艰涩道:“真的是你吗?”

    山桃也未曾想过,跟这个相伴三年的弟弟还有重逢一日,又是三年相伴让她看见了司周行依旧孺慕的初心,才愿意等他问这一句。

    “是我,周行。”——

    > javascript:;

    java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