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穿越小说 > 明末凶兵 > 第976章 撤兵了
    第976章撤兵了

    崇祯十二年二月十四,大明朝廷凑足了一笔惊人的财富,一百万两黄金,五百万两白银,那是多么庞大的数字,马车排成一队长龙,流水般流入金国大营。

    见到这么多钱才和牛羊,连多尔衮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生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才啊。多尔衮都已经这样了,更别提那些普通的金国士兵了,这些人很多都是山里的土包子,一年到头的就会打猎,平生见过最值钱的玩意就是酒,现在一下子见到这么多钱,差点没晕过去。

    崇祯十二年城下和谈,绝对算的上有史以来最为屈辱的一次和谈了。崇祯朝这一次和谈,几乎是将能凑得钱粮全凑了出来,可以说是耗干了大明朝最后一口气。

    百姓都很担心女真人会不会言而无信,毕竟鞑子就是鞑子,不讲道理的事情干了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这次,女真人似乎很守信,他们不仅如约放户部尚书温体仁,还收缩兵马,做出一副撤兵的姿态。女真人那边暂且不提,就说说温体仁吧,这次温体仁回到京城,受到了京城军民热烈迎接,大多数人都觉得这次温大人救了京城,可又有谁会仔细去想象。

    百姓就是这样,他们只记住了谁救了京畿,却忘了为了保住京畿,大明付出了多少代价,而这惊人的代价都是温体仁给予的。等到女真人走了,大明付出的东西还不得加在所有大明百姓头上。

    不过百姓是想不到这些的,至少眼下他们觉得户部尚书温大人是个大大的好人。

    崇祯十二年二月十五,几万金国大军如约撤退,一日之间,女真人拔营北归,一天时间就撤到了三河以北的黄风渡口。京城之围解了,隐藏在京畿百姓头顶的一片浓云随着消散。许多人还有一种恍若梦中的感觉,当京城八门重新打开的时候,无数百姓冲出城门呼吸着原野里新鲜空气。

    女真人就这样撤了,怀柔城外,他们未发一兵一卒,城墙不见半点血迹。多少人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但事实上就是事实,女真人退了,虽然只是暂时撤到了三河以北,但回到白山黑水之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女真人一走,百姓们重新恢复了往日生活,而京城也开始暗潮汹涌起来。

    都督府里,芷兰捧着一盒点心来到屋中,前些日子京城变得动荡不安的,唯有都督府还算安静,萧小姐似乎对可能到来的女真人并不惧怕,每日里照常养护花草,作作画,生活还算平和。一副虫鸟画,还未着墨,芷兰放下盘子,站在后边静静看着,其实芷兰的画技就已经很不错了,早年间跟着大娘子,没少受熏陶,如今见了萧如雪的画技,不禁有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夫人,日前督师来信说,已经着令刘将军发兵,奥尔格和耿仲明两位将军也已经集兵京畿,让咱们无需害怕,就算多尔衮亲来,也不敢动你一分一毫的。”

    “嗯?督师怎么这般?”萧如雪落笔,秀眉紧紧蹙起,她虽然对行军打仗懂得不是太多,但也知道威逼大宁府和布兵京畿的区别有多大。督师不破大宁府,而出兵京畿,这是要威逼大清国,给多尔衮最直接的压力啊。

    下令屠尽纳木错的是他,跪在萧氏族老墓前的也是他,一面天使,一面魔鬼。真正懂得人不多,而需要懂的人更少,天生英雄子,俯瞰太阳长生日,所向无边浪子歌。

    萧如雪庆幸自己选择了这个男人,如果当年选择了其他男人,恐怕早已是风雪中一朵枯萎的花,渐渐地,秀眉舒展开来,手抚额头,美目中多了几分笑意,“督师这般做,看来是有玄机啊,若是女真人真的会撤,督师也不会调重兵于京畿了。”

    听了萧如雪的话,芷兰不大不小的吃了一惊,“夫人,你的意思是说,女真人并不是真的离开,而是麻痹咱们,好突然杀个回马枪?”

    “应该是吧,否则督师干嘛这般调兵,还嘱咐咱们不要怕”萧如雪对那些军事兵法什么的并不懂,说出这些话,也只是出于对铁墨的了解,以及自身的感觉罢了。

    萧如雪能感觉到的东西,大明朝廷未必能感觉得到,他们现在可是认准了女真人会走呢。没了女真人的压力,这朝堂上隐藏的一些矛盾就冒出来了,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成基命与户部尚书温体仁的矛盾,现在这些矛盾已经有点明面化了。

    上次出使金国大营,内阁想要借刀杀人,已经让温体仁忍受不住了,现在女真人走了,之前的账也该算算了。如今温体仁在京城的声望如日中天,他可是被百姓们看成了大明一代贤臣,堪比五省总督铁墨的存在。相反,周廷儒和成基命的声望就弱了许多,成基命光忙着对付晋北党的势力,一时间也没有精力去留意女真人的小动作,这下子,算是犯了个大错。

    没过多久,朱紫嫣便悄悄的来到了都督府。

    远来是客,又是湘辰郡主,萧如雪点点头示意芷兰先去安排,自己则去后院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客厅里,朱紫嫣并未坐在客席,而是仰躺在门口躺椅上。这张躺椅可是当初铁督师在京时自己鼓捣出来的,初春以及夏日傍晚躺在上边吹吹凉风,很是清爽的,那海兰珠空闲了也经常霸占这张躺椅的。

    以前从未坐过这张椅子,今日试试又何妨。萧如雪从后院走来,朱紫嫣斜眼看了看,也没有起身的意思。萧如雪心里暗骂一声无赖,这湘辰郡主是把都督府当成自己家了,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呢。

    芷兰早已让人备好了香茗,萧如雪一来,便有下人将香茗和点心放到椅子旁的方桌上。朱紫嫣一大早的就为朱由检的事情烦心,早上没吃没喝,现在看到茶水和点心,顿时有些忍受不住,伸出纤纤玉手,吃了起来。萧如雪被朱紫嫣这一番动作逗乐了,莞尔笑道,“郡主,你这是从哪儿来?难道府上忙的连饭都不管了么?”

    萧如雪话中有话,是告诉朱紫嫣这里是都督府,希望她能收敛一点的。不过朱紫嫣佯装不晓得,自顾自的喝着茶,如果眼前坐着的是海兰珠,那真的要小心应对才行,但是萧如雪吗,就没有那个必要了,萧如雪虽然聪明,可比起海兰珠来,还算好对付的。填了填肚皮,朱紫嫣也没想过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道,“萧小姐,最近京城的事情你应该很清楚吧?”

    清楚,当然清楚了,京城有什么风吹草动根本瞒不过情报处和暗堂,不过朱紫嫣这么问是何用意?萧如雪摸不准朱紫嫣的心思,也不敢轻易接话,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朱紫嫣撇撇嘴,稍微坐直了身子,此时春风从门口吹来,吹拂着耳边散乱的发丝,“你也不用胡乱猜想,本郡主这次来,可没有什么恶意,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对那家伙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哦?不知郡主所指的是什么好事?”萧如雪不置可否的笑着,只是心中已经寻思开了,郡主对温大人那点心思,人尽皆知,她要是对都督府安什么好心,那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呢。这次登门造访,八成又是碰上什么难题,不得不合作一下吧。

    朱紫嫣就知道谈话不会太愉快,不过她也不急,慢声道,“你不用多想,本郡主可没那么多好心,要不是被逼无奈,也不会来这都督府。温体仁与山东总兵宋时轮互为表里,相互声援,想必你心中一清二楚,本郡主此来,就是希望能借都督府的声音,阻止宋时轮入京。阻止宋时轮入京,对你我都有好处,想必你不会拒绝吧。此外,我们还得联手保住杨嗣昌,杨嗣昌如果被治罪,刘世成便无人制衡,想必这种局面也不是都督府想要的结果吧?”

    低头抿着香茗,继续吃着些小点心,朱紫嫣有足够的信心能够说服萧如雪,因为萧如雪也是个聪明的女人。宋时轮如果进了京城,温体仁势力大增,可以一下盖过内阁的影响力。真让温体仁夺取了京城政权,对都督府来说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温体仁不是朱由检,朱由检看似野心勃勃,可实际上很容易把控,可温体仁太聪明了,凭着他的心机和手腕,谁能保证就一定能安安稳稳的渡过呢?

    温体仁的欲望很强烈,他一定会想方设法将京城尽可能的掌控在自己手中,到那时候,影响力最为深远的都督府就成了最大目标了。

    而且,一旦宋时轮入京,几万山东子弟,再加上麾下强将,别人再想夺回京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总的来说,萧如雪和朱紫嫣都不想看到温体仁成气候。萧如雪并没有考虑太久,她点点头,清冷道,“都督府可以帮郡主阻拦宋时轮入京,不过杨嗣昌的事情,郡主就自己想办法吧。”

    萧如雪不会上朱紫嫣的当,现在杨嗣昌俨然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而杨嗣昌是死是活,对都督府一点影响都没有,又何必去趟这趟浑水呢?

    杨嗣昌于军中影响力很大,至少两京禁军就有不少人曾经追随过杨嗣昌,朱紫嫣想保住杨嗣昌,就是给己方势力提振信心,这些日子新投靠过来的人太多了,如果这个时候杨嗣昌被处置,影响有多坏,可想而知。朱紫嫣一心保住杨嗣昌,萧如雪却没这个责任,不过阻拦宋时轮入京还是非常有必要的,督师剿灭乱兵,有好多次还差点将宋时轮置之死地,这份仇恨永远化不开的,虽然这些年宋时轮等人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就宋时轮与铁督师的仇恨,是不可能消除的。

    见萧如雪神色平淡,朱紫嫣也没有再多言,杨嗣昌的事情只能他自己想办法了,不过晋北军能帮忙挡住宋时轮,已经算是个不错的结果了。

    崇祯十二年,对于京城百姓来说太难熬了,因为总是有不间断的事情出现,女真人才刚走,讨伐杨嗣昌的声音就尘嚣其上。其中太学生陈东亲自上书,指责钱谦益、杨嗣昌任职时强占良田,草菅人命,请求朝廷予以严惩。

    陈东这篇讨伐钱谦益和杨嗣昌的檄文贴满了整个京城,陈东此人文采极好,一言一词煽动人心,很快就引起了京城百姓的共鸣,就连一些东京禁军也感同身受,对那些走上汴河街闹事的百姓睁只眼闭只眼。

    说起来历史也真有点喜人, 原来历史上陈东可是东林党的笔杆子,用来讨伐江南六贼的,现在好了,陈东反而成了朱由检的笔杆子。

    太学生在大明朝的影响力是无法估量的,因为大明上下崇敬文人,尤其是老百姓们,觉得读书人都不错,他们说的话肯定错不了,再加上之前钱谦益和杨嗣昌的名声实在是烂到家,一有人挑头,讨伐声差不多要掀翻整座京城了。

    为什么那么多人,单独讨伐杨嗣昌和钱谦益?原因很简单,杨嗣昌背叛了朱由检,而钱谦益吗,也因为梁世忠一事被人不喜。因为杨嗣昌一事,朱由检是焦头烂额的,几乎把所有的办法都想尽了,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来,要知道,那些闹着讨伐钱谦益和杨嗣昌的可是太学生和百姓,百姓还好说,吓唬一下就回去了,可是太学生不一样,大明文人最爱玩的就是静坐了,那帮子太学生往地上一坐,不打不闹,你能怎么办?

    强行赶走太学生?刚刚上任就干这种事,威望还不直线下降,真要这么做了,估计朱由检和温体仁做梦都会笑醒的,如果天下文人都不支持你了,你还能当好这个皇帝?

    朱由检也有自己的底线,对方怎么玩都行,但就是不能把杨嗣昌交出去,杨嗣昌可是自己为数不多掌握兵权的心腹,若是把杨嗣昌治了罪,其他有意效忠皇族的朝廷大臣立马就得打退堂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