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网游小说 > 雾野 > 捕鱼和抓逃犯
    048

    副支队长办公室,门被一脚踢开!穿着防护服的云开冲进来,把一叠资料摔在季凛的办公桌上!

    “警队没男人了吗?让女的去抓人?!”

    云开的防护服上还沾着血迹,看样子是一听到消息就从解剖台上跑出来了。

    季凛心虚地喝了口水,把病理报告拿起来一看:厉落的左手被刀划了一下,缝了三针。

    面对云开的兴师问罪,季凛哑巴了,只能挠挠脑袋:

    “哎呀,这个厉落落,真让人头疼,包房外面那么多人呢,叶小舟是瓮中捉鳖,跑也跑不了的,她跟着瞎捣什么乱呢!哎呀!”

    “这一刀要是刺到身上怎么办?”云开敲桌质问!

    “对呀!这要是扎身上可怎么办?万幸没划着筋,要不以后枪都拿不了了。”

    云开怒瞪着他,胸口微微起伏,季凛从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办公室的敲门声响起,厉落慢吞吞地走进来,小张扶着她那只好手,厉落像老佛爷一样昂着脖子,脸上的血色还没恢复,“嘚瑟”就已经挂满了脸。

    “嘶,张儿,你慢点走,我现在失血过多,不能走太快。”

    小张白了她一眼,手上还得尽心伺候着,说:“厉落落,哥也劝你一句,你一个女孩儿,你就老老实实待在家做内勤,帮我们擦擦桌子查查资料就行了,别老往外跑,啊!”

    其实厉落是真的疼,手刚被划的时候是毫无察觉的,隔了几分钟后,手上开始传来幽幽的隐痛,等到去医院包扎完,伤口就始终开始肿痛,火辣辣地疼,她唯有不停地找人聊天转移注意力。

    厉落白了小张一眼:“一个优秀的侦查员什么都要经历,怎么能拘泥于性别!小张同志,你大名叫啥我都不知道,怎么就成我哥了呢?”

    小张猛地撒开她的胳膊,厉落的身子歪了一下,小张戳戳她的脑门:“没人管你!”走了。

    厉落进了门,把绑成猪蹄的手举得老高,跟季凛和云开打招呼,笑着说:“哎呀,两位领导都在呢哈,我刚刚抓了个逃犯,受了点小伤,去了趟医院,没在岗位上,惭愧,惭愧。”

    云开走上前,掰着她的脑袋左看右看:嗯,毛色顺滑,眼神正常。

    验货完毕,他退回去一步,抱起手臂,冷着脸,怒视着她的手,那表情,仿佛是厉落弄坏了他的东西。

    季凛站起来,看见厉落那个嘚瑟样真想给她后脑勺一掌,但碍于云开还在,不方便下手。

    “你手怎么样啊?还疼不疼?”季凛问。

    厉落抖抖精神,用那只好手敬了个礼:“人民警察!绝不喊疼!”

    说完嘿嘿一笑:“你去给我打个申请,立个一等功啥的。”

    “立个一等功你人就没了!”季凛还是忍不住想冲上去给她一巴掌,可是手还没在她的后脑勺上落下,就被云开锋利的目光给逼停在半空。

    季凛干咳一声,把手落在厉落的肩上,重重地拍了拍:

    “你是立了功,说吧,还有什么要求。”

    厉落说:“医生说了,我得喝小米粥,你给我买点小米粥和茶叶蛋,我一天没吃饭了,天天查案子饭都吃不上!”

    “门口卖小米粥的不是让你给撵跑了吗?”

    “我没撵她呀!上次我就想买两个茶叶蛋!”

    “你买茶叶蛋你开警车去追?你还用扩音器对人家喊:前面的小吃车请停车,前面的小吃车请靠边停车……人家能不跑吗?!”

    厉落开着警车吓跑茶叶蛋这事,也是她在队里不受待见的重要原因之一。

    厉落琢磨一番,又提了其他要求:“那你得让我跟着审叶小舟。”

    “你一边凉快去!冒充什么骨干!”

    厉落一回头,云开不知什么时候走了。

    厉落趴桌上问:“老季,他来干什么?”

    他指的是云开。

    季凛无奈地说:“兴师问罪。”

    “问谁的罪?我也没闯祸呀,我这不是立功了吗?而且还是头功。”

    “立你个大头功!”

    049

    审讯室里,坐着一个瘦削的男人,他脸上的胡子被刮净,露出一张凹陷的面孔。

    墙上的电子钟分分秒秒地闪烁着,而他眼中却一片灰败,流露出茫然无边的荒凉。

    季凛和小张走进审讯室,叶小舟的眼神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小张:“跟你一起唱歌那几个人已经供认了,你这边还是不开口么?”

    叶小舟:“他们都是好心人,他们没有罪。”

    小张:“没有罪?《刑法》第三百一十条,窝藏、包庇罪,明知是犯罪的人而为其提供隐藏住所、财物,帮助其逃匿或者作假证明包庇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你们这个走失儿童互助会的成员,来来去去串通帮你逃匿!说不定在行凶前就跟你串通杀人,那时候就要以共同犯罪论处了!”

    叶小舟的脸上闪过一丝不甘,淡淡地冷笑一声:“你们警察就会乱抓好人,那些人都是失去孩子的父母,可怜的只剩下躯壳了,你们还要为难他们。”

    “有罪与否,不是你们来决定的,是由法律来决定的!”

    “那就拿出证据来证明我有罪!”叶小舟再次紧紧闭上嘴,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不说话了。

    小张:“我们不必向你证明,法庭上你自会看到证据。”

    叶小舟:“我没有杀人。你们过了时间,就得把我放了。”

    叶小舟往后一靠,摆出一副有本事你零口供办了我的态度。

    眼前的这个人,很精明,不好对付。

    季凛始终没有开口,一直低头在吹保温杯里的飘着的茶叶,叶小舟时不时地偷偷瞄他一眼,对季凛的姿态嗤之以鼻。

    审讯室里的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眼看季凛的茶水喝得差不多了,他扣上了盖,不慌不忙地开口:

    “七年了,你算是我追捕名单上的一位老朋友了。我今天不跟你讲坦白从宽,因为你我都清楚,你的罪孽太深。”

    叶小舟的嘴唇刚蠕动了一下,季凛竖了竖掌,打落了他还未成形的诡辩:

    “我们做警察的,跟你以前做捕鱼的没什么分别。你们不停地捞鱼,我们不停地抓犯人,都是一份工作。你存心耗着,我们也就跟你耗着,工作嘛,免不了麻烦,但总得交差。你今天坐在这里,就别想出去了,早晚都得交代,但我希望你有尊严地交代,也别拖累这么多年帮助过你的可怜人。”

    季凛说罢,给小张递了个眼色,小张端了杯泡好的茶递到了叶小舟桌子上。

    叶小舟用那只苍白瘦削的手拿起了茶杯,很有风范地抿了一口。

    季凛盯着叶小舟渐渐舒缓的眉峰看。

    “孙万臣家的咖啡喝不惯吧?”

    孙万臣就是走失儿童互助会的牵头人,叶小舟在他家的别墅地下室藏匿了七年。

    叶小舟万万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季凛紧接着发问:“孙万臣留过洋,习惯应该偏西式,你爱好茶艺,家里最贵的东西就是茶盘了,这么些年都跟着孙万臣喝洋咖啡,喝不惯吧?”

    叶小舟啜饮杯茶,阖目不言,以不变,应万变。

    季凛也不急,信手拿起一柄圆形塑料扇,扇子是大街上发的,印着某某妇产医院的广告,硬是让他摇出一派朗逸出尘来。

    “听说你对诗词有研究,喜欢苏轼么?”

    审讯室外,厉落张大嘴巴做了个夸张的惊讶表情:

    “呦!季队还有内秀?”

    张局长轻笑一声:“你们季队年节的时候给我写了副对联,还被我邻居给看上了,死活给要走了。”

    厉落的下巴快要惊掉下来了!

    菜菜说:“张局,季队就送您一副对联啊?他过年还送我一副字儿呢!”

    “是吗?!”张局长拧起眉头。

    厉落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啊!原来云开家墙上挂着的那首诗,真是季队写的呀?落款我看了半天,写的龙飞凤舞的,我研究半天,以为是哪个姓季的大书法家呢!”

    张局的脸色更不悦了,阴阳怪气地问:“是么?他还送别人诗了?送什么诗?”

    厉落答:“苏轼的《记承天寺夜游》。”

    张局横眉立目,甩袖负手,从鼻孔里哼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