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网游小说 > 雾野 > 上脸
    189

    颜昭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客厅,客厅里没有开灯,饭厅的一盏暖黄色小吊灯悬在桌上,饭桌中间摆了一只装水的碗,里面不知飘的什么东西。

    她走到门口,轻轻推开门,白烬野就叉着长腿坐在楼梯间里,下颌仰抬着,目光冷傲睥睨,双手搭在膝盖上,一整个气成了雕塑。

    颜昭走过去,在他面前半蹲,双手拄着膝盖,拿眼睛又柔又乖地瞧着他:

    “我有起床气,很严重的那种。”

    白烬野解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又重新坐回去,脸朝着另外一个方向,一只手支着下颌,另一只手上烦躁地点着膝盖,他的食指和无名指都戴着做旧的戒指,衬得他的手格外好看。颜昭不禁想,这人素来对外都是星光熠熠、冷峻高贵,怎么私底下却一点魅力和气质都没有呢?

    而且他的外套有股淡淡汗味,混杂着风尘仆仆的味道。颜昭猛然想起,啊,难道他刚从灾区回来就跑到她这儿来了?连家都没回?

    眼神软得一塌糊涂,她嘴上却还嫌弃:“臭死了,你没洗澡啊?”

    “特意洗的。”他的声音闷闷的:“灾区的水都紧着女人和孩子,为了见你,临走时蹭了一点,水流就这么细。”他用手伸到她面前比划了一下粗细,头却坚决维持着不理她的姿势。

    颜昭把自己的身体裹进他宽大的衣服里,往他身前走近一步:“进去吧,嗯?”

    “不是不想见到我吗?”他转头与她恳切的目光对视,两人都沉溺在对方的眼睛里。

    她换了个软软的调子:“你都说了,我烧糊涂了……”

    白烬野轻轻“哼”了一声。

    颜昭伸出手,柔.软的手心朝上,送到他眼前去。

    他这才转头看她,目光顷刻间松动,颜昭眉目上天挑,眉眼诚恳,意料之中的,他果然像中了蛊一样也伸出了手,搭在了她的柔荑之上。

    她的手只够握住他的半掌,稍作用力,就将他那么大个子一个男人给带了起来,他的唇角微微勾起,得意地拽了拽她,颜昭回头瞪了他一眼,他却用拇指更加放肆地在她手上摩挲,笑容如鱼得水。

    “别乱摸。”她冷冷警告。

    颜昭一手揪住外套,一手领着他,打算带他进门,可她刚一转身,忽觉手上的力道一紧,白烬野霸道拽着她急急地进了门!

    “咣”!“咔嗒”!

    白烬野拧上门锁,转过身,目光灼灼地盯住她,颜昭刚要逃,白烬野忽然将她一甩,反身欺在她身上,颜昭后背传来一阵麻酥酥的疼,双手拼命去推,却被他钳住手腕举过头顶,整个身子都被抵在了门上!

    白烬野剧烈地喘息着,那眼神恨不得把她吞入腹中,眼见着他的唇就要凑过来,颜昭忽然把头一别,冷冰冰地说:“你等等。”

    白烬野停下。

    “你今天摸到我家里来,就是想让我跟你绝交,对不对?”

    白烬野看着她淡樱色的饱满嘴唇,舔了舔嘴,摇摇头。

    颜昭矮身要从他肘下钻出,却被他搂得更紧!

    她又问:“我是不是给你点脸,你就蹬着鼻子上?”

    白烬野向后仰了仰,满脸恣意妄为:

    “不上是傻子!”

    颜昭见说不通,就推他,白烬野将她堵的死死的,嚣张又执拗:“你问我:白烬野!你究竟想干什么!快问!”

    “无聊!”

    “问我!”

    “哎呀你烦不烦!”颜昭这下真急了,使劲踩他脚,连抓带挠!

    白烬野将她压得更紧,凶相毕露:“不问我就把你压扁!”

    “你有病吧!”

    他现在确实已经把她身体某一处挤得变了形了。

    “快问。问完就把你放了。”

    颜昭满脸脏话,白眼翻得几乎脱眶而出。悬殊的重量级差距下,她只得叹了口气,最终懒洋洋地配合着:

    “白烬野……你想干什么……?”

    “究竟!”

    “你究竟想干什么!”

    昏暗的室内只开了一盏餐厅灯,白烬野周身笼罩了一层暧昧的光晕,他将额头贴上她的额头,鼻尖挨上了她的鼻尖,气息不稳,唇缓缓靠近她的耳朵。

    “白烬野!你特么……!别!”颜昭不适地颤栗起来!疯狂扭动!

    “你这睡衣是什么牌子,这么滑?”

    白烬野握着她的手陡然收紧,眼神压过来,突然变成了一个诱惑的声音:

    “我想干什么……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就是你送我的那四个字啊……”

    四个字……她什么时候送过他四个字?

    “你这台词我对不上。”颜昭敷衍地别过头。

    “我、痴心妄想、你。”

    “呕!”

    白烬野说完自己也打了个激灵!“我好恶心!”

    “完事了吗?”

    “完事了。”

    “好,那你把我手腕放下来。胳膊麻了。”

    “不放,我现编的词儿,怎么样?

    “不怎么样,咯噔至极。”

    “想不想吻我?”

    “想。”

    “真的?”

    “感觉你脑干缺失,想给你做人工呼吸。”

    她的脸庞在病态下更显明动人艳,一双湿亮的眼珠翻来翻去,极力做出她嫌弃他、一点也不想触碰他的姿态。白烬野看着她倔强的模样,忽然低低的发笑,眼里的邪气尽散,又变成那副慵懒的姿态,放开了她。

    颜昭的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举着手,白烬野把她的两只手摁在她的脸蛋上,将她的嘴挤成金鱼嘴。

    “摸摸,你脸红得要死。”他指了指她,笑容耐人寻味。

    颜昭的手心全是冷汗,摸到了自己滚.烫的双颊,心速速坠了下去。

    “这种桥段我演过无数次,果然女人都吃这个。”

    “无数次?”

    白烬野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吻戏啊!”

    “她们还会占我便宜,导演明明说要唯美,有个女的却偷偷把舌头伸进我嘴里……”

    “够了!”颜昭打断他!“你怎么拍吻戏我一点也不感兴趣!”颜昭黑着脸推了他一把,坐到椅子上去,活动活动胳膊肘:“滚!快滚!”

    白烬野一时有些无所适从,他摊了摊手,旋身在她对面的椅子骑坐下,下巴搁到倚背上,拿狗狗眼看她。

    “我就想贴贴,试试你还烧不烧……你嘴巴好毒啊,又骂人。”

    “我没骂人,我骂狗呢!”

    “谁是狗?”

    “你!”

    “汪!”

    颜昭忍不住笑了,抄起桌上的碗就要丢他!

    “哎哎哎——”白烬野盯着那碗宝贝汤急得大叫,身手敏捷地抢过,却不小心洒了一地!

    “什么玩意!”颜昭嫌弃地掸掸睡裤上的水渍,骂骂咧咧地进了洗手间。

    白烬野手持空碗,委屈地瞪着她的背,半晌,蹲下去把地上软烂的葱白拾起,哀悼着叹气。

    “脾气这么坏。”

    “骂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