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网游小说 > 雾野 > 就嘴甜,哄我
    195

    两人从新房处离开,驱车赶往城中村。

    期间赵老给云开发来视频,云开开车,就点了外放,厉落就在副驾帮忙举着手机。

    赵老对待云开,已经算是难得的亲切了:“云开啊,下班了吗?”

    “下班了赵老,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就是明玥在这儿,总管我,我烦得很,你今天有事吗?能不能把她带走,别让我看见她!”

    厉落在一旁听着,心下了然。赵老虽然嘴上满是抱怨,但听得出想让云开主动约自己的女儿。

    “我一会儿要去城中村。”云开回答。

    “你去城中村干嘛?”赵老问。

    厉落这才把镜头对准自己的脸,十分乖巧地说:“是我想去,我总觉得上次那个男孩在隐瞒什么,想去问问,但孩子害怕警察,我就想着,就先以私人身份去问问。”

    赵老在视频里点点头,也十分关心道:“到了跟我连线,我听一听。”

    “好。”

    厉落把手机还给云开,屏幕熄灭,她的语气有些生硬淡漠:“其实我自己去就行,你去了也帮不上忙,要不……你忙你的去吧!”

    “嫌我烦?”

    “没有没有!”厉落连连摆手:“那绝对没有!哥您这话说的,要是连你这种话少、又好看的人都招人烦,那天底下就没有讨喜的人了!”

    “就嘴甜,哄我。”

    “我倒希望我嘴甜会哄小孩,我现在就发愁,怎么能让那个小男孩配合我的问话呢?”

    云开突然转头看她,夕阳照得他的皮肤近乎透明,很少见他穿短袖短裤,这么一穿像个学生。平时他看起来瘦瘦的,没想到握着方向盘的手臂也会绷起流畅的肌肉线条。

    厉落最近不知怎么,见到云开就有滤镜。会注意到他的各种细节,线条,皮肤,发梢……甚至是毛孔。

    对于她热烈的注视,云开似乎很享受,车速悄悄放慢。

    “你怎么知道我帮不上忙?”

    “你又没孩子。”

    云开默了默,道:“你们老厉家欠我们云家一个小的。”

    厉落一拍脑门,眼睛雪亮:“对啊,我差点忘了,你是雨宝的舅舅,搞定小男孩你应该有经验啊?”

    城中村的牌楼就在眼前,车子停下,云开下了车,打开厉落那一侧车门,握住她的手腕就把人拽了出来,顺着她的手腕摸到手心,牢牢地牵在手里。

    “喂喂喂!你打算怎么沟通啊?”

    “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沟通。”

    ……

    小超市的奶奶正戴着老花镜在门口记账,云开和厉打过招呼就进了里间,小男孩正埋头写作业,厉落一见到那个毛茸茸的后脑勺,小腿那块肉就隐隐作痛。

    云开牵着厉落的手,走上前去,曲指敲了敲小男孩的书桌。

    小男孩抬头,身形高大的云开睥睨着他,平直的嘴角严肃地下压:

    “上次就是你咬了我女朋友?”

    小男孩傻眼,厉落先歪着脑袋“啊?”了一声。

    这就是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沟通?确定不是欺负小孩?

    云开不说话时带着股冷硬的阴气,那气场连厉落一个成年人都觉得有压迫感,别提小孩子。

    只见小男孩吞了口唾沫,可怜巴巴地点点头:“是我……”

    接着,云开把厉落按坐在小男孩对面的椅子上,不容反驳地说:“她有话问你,你老实回答。”

    厉落做在小男孩对面眨眨眼。

    小男孩竟呆呆地“嗯”了一声。

    厉落赶紧问:“你奶奶说你前阵子在支老师那里受了委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男孩垂眸:“我没……”

    “那你奶奶怎么说……”

    “别听她说!就是她把支老师害死的!要不是她去老师家门口骂街,支老师也不会想不开!”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从支老师那里补完课回家就不开心呢?”

    “我对英语根本不感兴趣,我学不明白,是我奶奶非要把我塞进支老师的补习班的。所以我经常气她,我上课和别的同学讲话,故意敲桌子扰乱课堂纪律,她不仅不生气,还总给我做饭吃。”

    这时,奶奶走了过来,冷哼一声:“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给你做饭那是没憋好屁!她一个寡妇做的饭能吃吗?”

    “比你做的猪食强多了!”

    云开又曲指敲了敲桌子,小男孩就老老实实闭上了嘴。

    “支老师给我做饭,我就不好意思捣乱了,我开始听讲,英语成绩也进步了很多。可是……前阵子发生了一件事,支老师真的生了我的气,她说,以后再也不教我了。”

    “发生什么事?”厉落问。

    奶奶也关切地看着他。

    小男孩接着说:“有两个老外,来城中村,拿着相机到处拍。”

    奶奶插话道:“对!是有两个老外进来过!还在我这里买了矿泉水和牛奶。好像是做什么油管生意的。”

    “油管生意?”厉落联想半天,恍然道:“是不是油管的up主?”

    “好像是这么说的。”

    小男孩说:“他们用最简单的话和单词跟我交流,我都能听懂的,他们买了一盒牛奶给我,让我喝,还让我站在一个破房子附近,给我录了个像,还跟我合影。”

    “他们要做什么?拍视频吗?”云开问。

    小男孩点点头:“看样子是,他们问我,在中国,像我这么大的小孩能喝到牛奶吗?我说这有什么?他们就说no,no,no,你应该说no。我就照着他们的意思那么说了。”

    “那天上课的时候我很高兴,我觉得我能跟老外沟通了,真骄傲,支老师一定觉得我特别厉害。我就忍不住告诉了她这件事,没想到她会那么生气。”

    厉落轻轻“啊”了一声。

    小男孩嘴巴一瘪,用袖子一抹眼睛:“支老师问我,为什么要学外语。我说为了考大学,为了挣大钱,为了能跟老外说上话。支老师让我打开课文,让我念周总.理的那篇课文。我哭着念,她叫我大声点,我不肯念,她说让我想清楚再回来,不然就不再教我了。”

    奶奶跟着干着急:“她让你念的啥话呀!”

    云开说:“四年级的那篇课文,应该是十三岁的周总.理说过的话。”

    厉落面色沉沉:“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

    云开和厉落走出小超市,夕阳慢吞吞地沉下去。云开揉揉小男孩的头,递给他一个变形警车的玩具。小男孩摆弄着玩具,连连道谢。

    云开垂眸对男孩说:“你是个知道感恩的好孩子。旁人对你好一点,你都记在心里,但别忽略家里人对你的好。长大了,会后悔。”

    小男孩点点头。

    厉落也摸了摸他的脑袋。云开顺势握住她的手,攥在自己手心,牵着她和男孩挥手告别。

    小男孩回身看了看奶奶,奶奶坐在椅子上拄着拐棍,已经好半天没有说话了,始终对着一个方向叹气。

    “奶,我学习去了。”

    “唉!去吧,学去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