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网游小说 > 雾野 > 解剖之吻(上)
    202

    赵老的病情加重,刚做完第一次化疗,厉落放下手头工作,第一时间赶去医院看望。

    进了病房,扑面而来的死寂。赵峰躺在床上,形容憔悴,与往日威风凛凛的那个大神探判若两人。赵老听见动静,用那双雾霭蒙蒙的眼睛看了看她,颤巍巍伸出手示意她坐。厉落坐在他身旁,仔细看去,他的眉毛几乎快掉光了。病来如山倒,才几日光景,人就这样了。

    赵老虚弱地闭了闭眼,又吃力地睁开,戏谑地说:“这肝癌,疼起来真要人命啊……”

    “您再坚持坚持,熬过去就好了。”厉落不知怎么安慰,心下凄然。

    赵老忽然问:“你怎么样……”

    厉落指指自己:“我?啊,您是说案子吗?您都这样了就别管什么案子不案子了!”

    “我是说……你和云开……他有没有约你出来玩啊?”

    厉落愣了一愣,脸悄悄红了:“没有啊!您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赵老难受地似是要晕过去,从鼻孔里哼哼两声:“云开是个好男人,我的眼光不会错。你磨磨蹭蹭,真让我急死。”

    “啊……对,没错,云法医确实是个好男人。”

    “你喜欢人家,就要学会表达,你不表达出来,净搞林黛玉那一套,谁有闲工夫琢磨你?人家云开挺忙的……咳咳……”

    厉落张了张嘴:“喜、喜欢,我、我还不确定呢……”

    赵老剧烈地咳嗽起来,厉落赶紧拍拍他,他越喘越说,越说越喘:“你还要怎么确定!你可别忘了,你老爸我是干什么的,你瞒得了我?从你见到云开第一眼起我就知道,你喜欢他……咳咳……你画画那么好,不考美院去学法医?你做这些难道还不都是为了他?”

    厉落内心震惊,寂寂无言。她这才知道赵老是糊涂了,把她当成了赵明玥。

    原来,赵明玥是学医的,那怎么搞得像是二次元?

    “你为了他入错了行,辍学去搞什么CG,到现在成了大龄剩女,咳咳……你牺牲了这么多人家知道你的心思吗?”

    厉落完全被赵老的责备给问懵了,看来赵明玥的网名并不是巧合,看来粗糙如厉落,也是有女孩子的第六感的。只是这份深情让人唏嘘。

    一份感情,藏了这么多年,像是生长在山洞里的花,无人知晓。多冤多凄凉啊!

    厉落忽然想起云开曾对她说过的话,“从你十四岁到二十四岁,要冒多大风险,我才能对一个女人表明我的爱意?”

    难道真的会有人喜欢另一个人,会偷偷的喜欢这么多年吗?

    他也是这么偷偷喜欢自己的?

    赵老不再说话,似是睡了过去。厉落替他盖上被,抬头望了望点滴。

    一阵滑轮声响起,赵明玥帮着护士推着一台机器进了病房,厉落赶紧站起来给他们让道。赵明玥看见她,很优雅地朝她点头示意,有了刚才那一番对话,厉落对赵明玥格外关注起来,好一个端庄淑女小家碧玉,人家那一举一动,那体态风姿,再看看自己这个大老粗,真不知道云开是哪只眼睛度数高。如果当初赵明玥大方点,真跟云开表白了,那还有她厉落什么事?

    想到这里,厉落悄悄捶了捶心口酸酸的地方:又是为了别人绝美爱情流泪的一天!

    呜呜呜……想来十四岁没学摔跤之前,她也是个淑女来着!都怪云开撺掇她哥给她报班,练了这么一身腱子肉!

    赵明玥拿起手机,打开QQ,在厉落眼前晃了晃,厉落明白过来,赶紧摆摆手:“啊呀,我把这软件卸了!”

    赵明玥似乎是想跟她说说话,但又社恐严重,便瘪瘪嘴,目光不安地游移起来。可厉落实在不愿意跟她那个网名聊天,就主动开口道:“听你爸爸说,你做CG画师的?”

    赵明玥抿唇,点点头,目光躲闪。

    厉落热情引导她,说:“我平时也追一些CG画师的作品,也爱收集画册什么的,你画画的笔名叫啥?”

    赵明玥用手机打了三个字,厉落抻脖去看,一惊。

    “柳玥刀?我靠!不会吧?”

    赵明玥怯生生望着她,点点头,乌发上的步摇颤了颤。

    “柳玥刀可是我最爱的画师啊!我的老天!你居然是柳玥刀?!”

    两人各自拿起手机一对,才发现彼此渊源不浅。厉落爱玩卡,爱收藏画册,柳玥刀出的画集厉落都收藏过,算是资深藏友,画师都有藏友群,经常在群里和买画册的人交流,厉落亮出自己“玩卡的小乌龟”的ID,赵明玥才知道,面前这位居然是自己的大粉。

    厉落毫不吝惜对赵明玥的夸奖,激动地说:“难怪你的人物肌肉线条看起来那么自然,原来是学过解剖学!很多画师画出来的怪物虽然很吓人,但一看就不是真实存在的,我真的好喜欢你!”

    赵明玥低头腼腆一笑,难得蹦出两个字:“谢谢。”

    “可是你好久没出新画作了。”厉落说。

    赵明玥将目光转到父亲身上,赵老疲惫地睡着。

    “我爸,不喜欢,我想,退圈。”

    “别啊!你得坚持画下去!你退圈了我们会很伤心的。”

    赵明玥苦涩一笑,忽然把头垂得很低:“你是,云开,女友?”

    “啊?”

    “梁法医,我学弟。”

    厉落见她落寞垂眸,心里忽地生出一股怜惜,连连摆手:“不是的不是的!你别听他们瞎传,我和云开一点关系都没有!我和他就是普通同事关系!他就是我一哥哥!”

    身后传来“吱吱嘎嘎”的响声,厉落猛一转头,就看见云开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他身后的门慢慢地合上,病房里安静得可怕。

    云开站在她身后,一动不动地望着她。

    厉落的嘴唇翕动,尴尬使她浑身的血液都像被抽干了一般,他望进她的眼里,满眼写着失望和受伤,厉落读懂了他的眼神,心尖立刻剧烈地抽痛起来,那滋味真的让人难以形容,像快死过去了。

    他不会……都听见了吧?

    赵明玥看见云开来了,转身躲到角落去坐着,低头玩手机,没想到云开把冰冷的目光从厉落身上移开,再没看她一眼,却忽然朝赵明玥走过去,把手里提着的一个精美的手提袋撂在了赵明玥的身侧。

    厉落看着二人背影,心脏莫名疼得发紧。人家这是专门来找赵明玥的,还带了礼物,她在这里显得多不入景?

    一种难以抑制的矫情滋味泛上心尖,厉落起身,默默退出了病房。

    关上门的一刹那,只觉得手指尖冰凉,她搓了搓牛仔裤,深呼吸,大步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