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之不喜欢跟人费劲的解释什么,既然女儿不相信,那就拭目以待好了。

    但有些事情该说清楚还是要说的。

    “要不是你在,我也不会踏足娱乐圈,你不必担心我沉迷其中。”

    季明媚有些沉不住气的开口问道:

    “那你当初为什么都不跟我商量就签约呢?你就不看看违约金是多少吗?人家凭什么找你上节目呢?”

    这都是原身的锅,她不背还能咋滴。

    季安之淡然一笑,“一个人在家待久了,想陪在你身边了,确实有点冲动,欠考虑了。”

    季明媚有些诧异,她妈什么时候主动承认过错误了?

    哪怕是她外公在世,也都是围着她妈转的,早就把她养成个一手遮天我行我素的性子。

    听她这么痛快的承认错误,季明媚还真有些没反应过来。

    过了半饷她才说道:“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不管你,我有赡养你的义务我知道,咱娘俩性格不合,还是保持距离为妙。”

    桑榆感觉自己有些多余,她生怕这娘俩吵起来,缩在一边都不敢出声。

    季安之并未动怒,她不着急为自己辩解。

    “性格不合那要相处过才能知道,别人都有妈陪着,你怎么能少呢,有些人想看笑话,想要把你压下去,你就甘心吗?”

    季明媚瞳孔一缩,她有些诧异的看向季安之。

    季安之很自然的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女儿确实要比儿子养着有意思呢。

    “别担心,你妈虽然前些年不太靠谱,但现在不会了,你可以试试看。”

    这话稀松平常,可却无端惹的季明媚眼眶发热,她抬起头望向窗外,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桑榆陪在季明媚身边这么些年,对她太了解,见她情绪不对赶紧岔开话题。

    “今天这一出肯定是有备而来的,你们说,会不会是米娜那边搞的鬼啊?”

    季安之倒是不会问出米娜为什么要这么做的蠢话来,她就是在女人堆里打交道出来。

    就算是无仇无怨,只要有一丝丝的嫉妒心,就可以不择手段置对方与死地。

    她了解了一下季明媚出道这些年的历程,观众缘这块,季明媚确实比米娜要好。

    哪怕没有资本当靠山,季明媚单打独斗也在娱乐圈有了一席之位。

    相反米娜总是被拿来跟她比较,就算是普通人,也会不高兴,更何况是明星呢。

    季明媚并不觉得意外,“万紫宁跟徐艺菲是闺蜜,米娜直接喊她干妈的,找我茬不奇怪。”

    桑榆忧心忡忡的开口说道:“虽然我们今天没吃亏,可万紫宁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就算是打官司,恐怕也不一定能赢的,咱们还是避免不了麻烦。”

    季安之平静的说道:“这个不用你们担心,不管她想做什么,我都奉陪到底,我身边有熟悉的律师的。”

    季明媚对她的话半信半疑,想着即便是官司输了,也不过是多花些钱了事。

    主要还是要防着她们使其他手段,现在也没其他办法,只能见招拆招了。

    万紫宁怎么都没想到,她会在季明媚身上吃亏,跟徐艺菲母女俩碰面之后,更是气的牙痒痒。

    “我还真是小瞧了那对母女俩,长的妖妖娆娆的不说,居然还敢跟我动手,简直不知死活。”

    徐艺菲最是了解她的爆碳性子,给了自家女儿一个眼神,示意她上前安抚几句。

    米娜打扮的乖乖巧巧的,跑到万紫宁身边,撒娇说道:

    “干妈,我没骗你吧,那季家母女都不是好东西,连你都吃亏了,网上的舆论发酵的越来越厉害了,那些无知网民居然还向着她们。”

    万紫宁自然也知道网上的事,她向来高傲,自恃演技出众,有几部代表作,拿过含金量高的奖项,压根不把舆论放在眼里。

    “随那些无知键盘侠怎么说,我又不会掉一块肉,还不是照样片约不断,下次有机会看我不踩死她们。”

    徐艺菲喝了一口咖啡,清冷的开口道:

    “虽然你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可还是不能让她们占便宜,找点水军控评压一压。”

    万紫宁向来听她的,见她这么说自然没有意见。

    “娜娜不是说她妈就是个粗俗平庸的女人吗?怎么长得那么年轻好看,是不是信息有误啊?”

    提到这个米娜就气的跺脚,她抱怨道:“之前是这样的,签约导演还说她一露面肯定败坏季明媚的好感,也不知道她做了什么,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再次出现就不一样了。”

    万紫宁皱着眉头说道:“不说其他的,这娘俩长得还是挺像的,不存在有人假扮吧。”

    徐艺菲冷笑一声,“这可不一定,这年头整容脸那么多,想长什么样不行,她挡了我们娜娜的道,那就得麻溜的踢开。”

    米娜爱娇的扑进她妈怀里撒娇,“还是妈妈最疼我,可是现在大家已经接受了她妈那个样子,还吸了一大波的粉丝,我们想要说她是假的只怕没什么人相信吧?”

    徐艺菲自信一笑,“她现在光鲜亮丽,不代表就没有以前的照片啊,观众相不相信不重要,让她臭名昭著不就好了。”

    米娜一听这话,高兴的不得了,“还是妈妈最厉害,她们老家那边肯定有她旧照片,只要我肯出钱,一定能买回来,我去安排人做这件事。”

    说完她就蹦蹦跳跳的出去了,万紫宁坏笑着对徐艺菲点着手指头。

    “还是你鬼点子最多,那我这边怎么办?要打官司吗?”

    徐艺菲看了看自己的美甲,不在意的说道:

    “赢了官司也得不到什么好处,你发个微博说明,表面上是认错,觉得自己行为不当,暗指季明媚目中无人,这件事你不打算追究,多少能挽回一点路人缘。”

    万紫宁又不是刚踏入娱乐圈的小白,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笑着点头答应。

    回到蔷薇园三人各自回了房间休息,季安之换了身家居服,转身又去了季明媚的房间。

    季明媚刚洗好澡卸下厚厚的妆容,看见季安之还有点惊讶。

    两人虽然没有剑拔弩张,但也不至于好的可以说贴心话。

    季安之直接将手里的小盒子递给季明媚。

    “这个是我自制的护肤品,叫雪肌丸,外用内服的都有,你应该看出我的皮肤有多好吧。”

    季明媚有些将信将疑的看向颇有古风的瓶瓶罐罐,又看了一眼她妈的脸。

    嫩的都能掐出水了,说不羡慕是假。

    就她妈那张脸,说是她姐妹一点都不夸张。

    “我今天看你化妆,脸上的皮肤有不少瑕疵呢,你先换这个用用,饮食上稍作调整,不用一个礼拜,素颜都能上镜。”

    季安之在网上了解了不少知识,她对自己的东西还是很有信心的。

    季明媚也不是不知好歹的,有些尴尬的说道:

    “谢谢你,我先用着试试看。”

    季安之跟她相处就像是朋友一样,知道她不自在,送完东西就爽快的离开了。

    留下季明媚一个人久久不能释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