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艺菲想要借助综艺节目,铲除季明媚这个绊脚石。

    季安之就干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先收点利息,自认不算过分。

    因为自家女儿的愚蠢行为,连累的徐艺菲经营了二十多年的好口碑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都说有其母必有其女,徐艺菲怎么都没想到,她给季明媚先挖的坑,没让她跳进去,倒先让自己女儿跳进坑里了。

    一从别墅里出来,就被蹲守的狗仔队拦住了。

    “菲姐,请问米娜这次的代言乌龙,你知不知情?有没有给她把过关?”

    “菲姐菲姐,现在米娜全网嘲,请问您是什么感想?”

    徐艺菲看着快要怼到她脸上的话筒,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

    幸亏别墅的保安及时出现,她迅速坐上车,不然只怕又得上新闻了。

    车子一路疾驰,直接开到了迦米传媒公司。

    此刻公司上下也忙成一片,米娜不仅是老总的女儿,更是迦米的签约艺人,公关组早就开始在网上控评了。

    徐艺菲直奔米嘉行的办公室,米嘉行正在会议室开会,听到秘书的话立刻暂停会议往办公室走去。

    他一进去,就看到徐艺菲坐在办公椅上,正吞云吐雾,米嘉行将门关上,走上前将她手里的烟掐灭。

    “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娜娜情绪怎么样?”

    徐艺菲没好气道:“你女儿做了那么多蠢事,你不说教训她,还问她情绪怎么样,我看你是脑子坏了。”

    米嘉行一点也不在意她的指责,憨憨的笑着说:

    “嗐~她一个小姑娘,天真单纯的,犯点错有什么关系,不是有我们给她兜底嘛,怕什么。”

    徐艺菲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在他肩上打了一下。

    “就是因为你纵容她,所以养的她又蠢又娇,连我的脸都被她丢尽了。”

    米嘉行安抚的顺着她的背,“别气别气,娜娜还小呢,出点丑不要紧,没人敢笑话你的。”

    徐艺菲婚后就一直过的顺风顺水,还从来没有丢过这么大的脸,此刻满心的怒火无从发泄。

    “这件事对迦米传媒有没有影响?我担心公司声誉会被她败坏,这肯定是有人故意设套的,你一定要查出来。”

    米嘉行无奈说道:“娜娜最近得罪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季家母女俩了,她们跟周氏珠宝一定有渊源,依我看,咱们还是退出综艺,及早收手。”

    徐艺菲气的一把将他推开,“你是要我做缩头乌龟咯?我徐艺菲什么时候半途而废过,我管她姓季的背后有什么人,不把她们搞臭,我决不罢休。”

    米嘉行有些僵硬的站起身,他好言相劝道:“娱乐圈那么多女艺人,比娜娜强的多了去了,娜娜已经有我们替她抢夺资源了,没必要盯着别人不放。”

    徐艺菲不甘心的吼道:“你懂什么啊,季明媚就是娜娜的克星,不把她赶出娱乐圈,娜娜绝没有好前途。”

    米嘉行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说服过她的时候,他也习以为常了,耐心说道:

    “其实只要跟对方保持距离就好,退出综艺节目,你跟娜娜出国玩几个月,这个事情也就过去了,刚好我一直想生二胎,就趁这个机会要一个,如果现在不生的话,只怕年纪越大想生都不行了。”

    徐艺菲满脸厌恶,“你做什么梦呢,我说过我这辈子只生一个孩子的,都多大年纪了,你就那么想要儿子吗?”

    米嘉行有些无力反驳,颓废的说道:

    “不是我非要儿子,家里总要有个继承人吧,娜娜心思不在公司上面,我总得有其他安排吧。”

    徐艺菲毫不留情的说道:“你要生自己生去,别来折腾我,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热搜压下去,别让你女儿继续被人嘲笑。”

    米嘉行足够了解徐艺菲,也知道她是不会为自己妥协的,只好不再提这个事。

    等季安之睡好美容觉,再次刷手机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有关米娜的新闻了。

    她心里也清楚,米家在娱乐圈经营这么多年,不可能这点小事都摆不平。

    米家的实力不容小觑,她也不是好惹的,要是徐艺菲就此打住,倒也可以一笔勾销,端看她们自己选择了。

    桑榆也在蔷薇园,正在客厅跟季明媚谈工作上的事,看到季安之很热情的打招呼。

    “阿姨,您休息好了吗?明天明媚要进剧组拍戏,这次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配角,戏份还是比较多的,恐怕要在剧组待一段时间。”

    季安之还是很支持女儿工作的,“那综艺节目录制怎么办?分开拍吗?”

    季明媚摇摇头,“可能要麻烦妈妈跟我一起去剧组了,我提前在剧组附近定了酒店,到时候咱们住在那里,妈妈这边有时间吗?”

    季安之摆摆手,“我就是闲人一个,既然你有工作需要,那我就跟在你后面转吧。”

    季明媚听到她这么说还是挺高兴的,笑着解释道:

    “妈,我这次接的还是古装剧,内容是宅斗类型的,讲的是嫡女庶女之间的争斗,我接到的角色的是跟女主关系很好的一个庶姐,戏份很多,导演和男女主都是圈中的实力派,这剧能火的概率极高。”

    季安之点点头,“那你就好好琢磨角色,其他的事不用管。”

    既然答应了要跟女儿去剧组住一段时间,季安之也没多磨蹭,当晚就开始收拾行李。

    她向来生活精致,所以出门要带的东西也不少。

    第二天当桑榆看到季安之身边堆放的箱子时,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阿姨,您确定要带这么多行李吗?会不会太多了啊?”

    季安之一脸理所应当,“这个已经是精简过后的了,你放心,我身边有生活助理,不用你操心的。”

    季明媚笑着打趣道:“现在你知道我多给你省事了吧?我妈安排好了车跟助理,会有单独的车送行李,咱们只管走就行了。”

    桑榆笑的一脸尴尬,“都怪咱们公司太小了,不然也可以多给你安排几个助理。”

    季明媚不在意的摆摆手,“这些都是小事,我咖位没到那个份上,况且,我能照顾好自己,你别想太多。”

    两人合作这么多年,彼此都了解对方的性情,没必要因为一点小事,让桑榆内疚,毕竟她这个经纪人已经很负责了。

    本来季明媚定的酒店,是离剧组二十多分钟车程的一个三星级酒店,但是季安之嫌弃太破旧了,重新定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

    虽然酒店离剧组远了点,可季安之安排了一辆房车跟着她,哪怕中午时间不够,她也可以直接在房车上休息,一点也不耽误事。

    这个时候季明媚不得不承认,钞能力的作用还是巨大的。

    她可没有假清高的要跟大家一视同仁,有好日子不过,那就是大傻瓜。

    安顿下来之后,季明媚先去了剧组报道,她一到剧组就受到了程导热情的问候。

    程导是港城那边过来的导演,他拍摄的电视剧部部大火,实力和口碑并存,圈里不少人都希望得到他的青睐。

    但他为人不苟言笑,一般的明星也不太敢到他跟前凑。

    而季明媚一过来,程导就主动上来搭话,被另眼相看的季明媚还有点受宠若惊。

    程导也不是拐弯抹角的性子,拉着季明媚直接掏出手机,找到她妈妈在园子里弹古琴的视频拿出来给她看。

    “这个是你妈妈吧?”

    季明媚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还是诚实的点头承认。

    程导严肃的问道:“你妈妈这个古琴是真的会弹吗?不是做假的吧。”

    季明媚赶紧反驳,“当然是真的,我妈妈古琴弹得很好,她也没必要作假吧,这视频也是她正好来了兴致,又不是刻意摆拍的。”

    程导满意的点点头,他开口说道:“现在咱们剧里还有个年轻太后的角色,到还没找到合适的演员,你看了原著,应该知道,太后这个角色不仅要有成熟的风韵,还要气质出众会古琴,我愁的不行,正好看了你妈妈的相关信息,觉得她很适合。”

    季明媚倒是没想到会这样,剧本里确实有这么一位太后的角色,年轻皇帝的生母,也是个充满悲情的角色。

    她皱着眉头说道:“谢谢导演看重,但是我妈妈不是娱乐圈的人,录综艺节目也是因为我,她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并不需要接戏过日子。”

    程导并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他坚持道:

    “你可以先帮我问问她,我觉得她其实只需要本色出演就行了。”

    季明媚不好意思拒绝,只好走到一边给季安之打电话。

    “怎么了,你是有什么东西丢掉了吗?”

    毕竟两人才刚刚分开,这么快就打电话过来,肯定是有事。

    季明媚无奈,只好把程导说的话复述了一遍,说完她就赶紧表态。

    “妈,你不用觉得为难,你要是不想参演咱们就直接拒绝。”

    季安之倒是有点兴趣,她笑着说道:

    “既然是救急的那就答应了吧,就当是帮个忙了,片酬什么的无所谓,看着给就成,反正我也没事。”

    说实话,她这么说,季明媚就不用为难了。

    两人挂了电话,她脚步轻松的跑去给程导回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