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俩配合警察着做完笔录,又看着那个受伤的女孩被送进医院,她们才安心回酒店。

    刚到房间安顿好,程导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季明媚生怕他发怒,赶紧解释一下当时的情况。

    结果程导并不关心发生过什么,他只关心自家妈妈有没有受伤,季明媚哭笑不得,一再保证妈妈没有受伤,不会耽误拍摄,他才放心。

    挂掉电话,季明媚半是抱怨半是玩笑的说道:

    “程导这是拿我当你的经纪人呢,比我还担心你脸受伤。”

    季安之无所谓说道:“反正我又没跟他们签合约,真受伤了,换一个人不就行了。”

    毕竟她不是娱乐圈的人,也并不是很在乎这个机会。

    季明媚笑着解释道:

    “你不知道,程导这人特别执着,如果没有找到他心目中合适的人选,他宁愿不拍也不会将就。”

    季安之倒没想到这人还这么执拗,她有些不太理解,但既然答应了,就肯定会尊重对方,按照他的要求来。

    “你放心吧,我会认真对待的,不会耽误拍摄进度。”

    季明媚放心的点了点头,她还是很相信程导眼光的,她妈跟剧本里的人设确实很搭接近。

    为了明天有个好的状态,娘俩收拾好就去睡了,并没有耽误太多时间。

    一夜好眠,早上天还没亮,季明媚就去叫季安之起床。

    季安之迷迷糊糊的被人叫醒,下意识的嘟嚷了一句。

    “放肆!”

    这话惹得季明媚娇笑不已。

    “妈,你昨晚背台词背迷糊了吧,真入戏当自己是太后啦?”

    她声音一响,季安之立刻就清醒过来,回过神来,她自己也觉好笑。

    “我做梦都在背台词呢,可能有点串戏了。”

    季明媚并没有怀疑什么,毕竟不是谁都会往穿越上想。

    娘俩收拾好,简单吃个早餐,立刻赶往片场。

    季安之一到片场就受到了导演的热情接待。

    或许是因为昨晚上了新闻的缘故,惹得剧组工作人员纷纷朝她们这边张望。

    季安之一点都不介意,她大大方方的与程导沟通起来。

    “季女士,台词你应该背熟了吧,我觉得依你自身的气质,只要本色出演就行了。”

    季安之坦然的接受导演的意见,毕竟她是第一次拍摄电视剧,又不是她自己擅长的领域,听导演的应该不会错。

    “我尽力而为,若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导演多加指教。”

    程导虽然对其他人要求严格,但对季安之他不敢要求太多,他自己都说不清是怎么回事。

    两人并没有说太多,毕竟时间紧迫。

    当季安之换上剧组的衣服,梳妆打扮好,往程导面前一站,程导只觉眼前一亮,这就是他想要的傅太后形象。

    不怒自威,虽高高在上,却又不失温情。

    他满意极了,兴奋的要求立刻拍摄。

    今天要拍摄的戏份是猎场围猎的情景,季安之扮演的太后,只管端坐主位跟对手搭台词即可。

    季明媚却是有难度很大的骑马戏份。

    季明媚这边刚化好妆,想着先跟马匹熟悉一下,正给马儿喂吃的呢,耳边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呦~某些人正临时抱佛脚呢?以为喂点吃的就能让这畜生听你的吗?像你这样打肿脸充胖子的人,小时候一定没学过马术吧。”

    季明媚厌恶的皱着眉,她转过头,就见米娜趾高气昂的坐在马背上。

    她也是一身古装扮相,很明显也是来剧组拍摄的。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好像没听说过你接了这部戏。”

    米娜一脸不屑,“你以为你是谁,什么消息都能知道的吗?我想要什么资源还不是易如反掌,一会儿就要演骑马的戏份了,你该不会要作假吧?”

    季明媚转过头并不打算理会米娜的挑衅,米娜哪里肯放过她,不依不饶的继续纠缠着。

    她满脸嘲讽的说道:

    “所有人都说你比我优秀,你怎么不敢光明正大的跟我比呢,难得我们能在同一部剧里演对手戏,你不会一开始就要退缩吧。”

    她这是明目张胆的用激将法呢,季明媚却压根不想搭理他。

    她并不是喜欢逞能的人,更何况现在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根本没必要意气用事。

    不再理会她,给马儿喂下最后一口吃的,季明媚转身就要走。

    米娜最痛恨她这幅清高自傲的模样,大声说道:

    “你可别让我看不起,一会儿就要演赛马的戏份了,咱们赛场上见真招。”

    米娜的声音洪亮,现场的工作人员都听见了,季明媚想冷处理恐怕不太适合了。

    桑榆听到消息,匆匆忙忙的跑到季明媚身边。

    见到趾高气昂离开的米娜,她脸色难看的说道:

    “我也是刚知道米娜顶替了安雅的角色,她肯定是别有目的,咱们离她远一点。”

    季明媚苦笑一声,“现在不是我想远离就能远离的了,她明目张胆的挑衅,我要是不接招,只怕别人会以为我懦弱无能了。”

    桑榆着急的说道:“那也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啊,刚才我也听到她说的了,你并不会骑马,咱们可不能上她的当,到时候还是让工作人员牵着马走,你别逞强。”

    季明媚不太自信的说道:“应该问题不大吧,只要我放松点,马儿怎么也不会发狂,放心吧,输了也没关系,只要我能独立完成这场戏就行了。”

    桑榆知道季明媚有自己的坚持,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事待会儿说吧,咱们先去看看阿姨拍的怎么样了,我也真是操心的命,既担心你又担心阿姨。”

    季明媚安慰的拍拍她的背,“等工作结束了,一定好好犒劳你,给你放个大长假,怎么样?”

    桑榆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别瞎画大饼了,你还是好好接活,多给我赚点钱吧。”

    两人谈话间就到了正在拍摄的片场,这一场是拍太后召见命妇的戏,并不需要多强的演技。

    季安之端坐上首,高高在上的听命妇们说话。

    她丝毫不怯场,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主场,脸上还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温和却又高不可攀,这样的气势让程导满意的不得了。

    看见季明媚过来,程导笑着低声说道:

    “你过来看看你妈演的,这对她来说游刃有余,她戏份不多,完全能够完美胜任。”

    季明媚也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不影响进度就好,我妈妈气质出众,这个角色,确实跟她很符合。”

    程导自信满满,“我的眼光绝不会有问题,下一场就是你的戏了,你先去准备吧。”

    季明媚点点头,她虽然心里没有底气,面上却是一片平静。

    随后季安之也轻松的结束了今天的戏份,以前并不觉得头上的发饰沉重。

    今天不过刚拍摄一会儿,她就觉得连头皮都在痛,看来最近日子过得太无拘无束了。

    她先去卸妆换衣服,刚走出来就听到人群中爆发出惊呼声,紧接着就是一阵马儿凄厉的嘶鸣声。

    季安之循声望去,只见季明媚骑的马匹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发起狂来。

    马儿使劲的狂奔着,拼命想把季明媚甩下来。

    工作人员试图上前营救,可马跑的太快,根本没有办法近身。

    好不容易有人勉强靠近,马匹却不要命的冲撞上来,工作人员吓得不要命的逃开了。

    眼看着马匹就要冲进前面的树林,季明媚死命的抱住马脖子。

    她一旦摔下来,绝对要受重伤,要是再被马匹踩踏,这条命有可能都会保不住。

    就在所有人都只能眼睁睁看着,绝望之际,只见季安之骑着另外一匹马,飞速朝着季明媚跑去。

    她大声对着季明媚吼道:“别怕,抓紧缰绳!”

    听到妈妈熟悉的声音,季明媚中终于绷不住眼泪流了出来,她以为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季安之面容冷肃的骑在马上,等到两匹马擦身而过之际,她身手矫健的朝着发狂的马匹扑去。

    不待围观的人看清,她已经成功跨坐在马鞍山,牢牢的拉住缰绳,将季明媚护在怀里。

    失控的马儿也在她的驾驭下慢慢温顺下来,剧组的工作人员赶忙围上来,将季明媚扶了下来。

    季明媚脸色苍白,眼泪汪汪,连站都站不稳。

    季安之从马上下来,她压抑不住怒火的朝着程导开口说道:

    “导演,我要知道这件事的始末,好好的马匹为什么会发狂,如果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