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明媚内心的触动很大,她也情窦初开过,也曾为某个男生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她代入了一下妈妈的立场,稍微想一想就觉得心头发酸,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她又哪里知道,这不过是她妈随口一说呢。

    季安之的城府极深,她要是想说谎骗人,那说的就跟真的一样。

    不管是网友还是她的亲生女儿,所有人都相信了。

    甚至还有人感慨,像她这样重感情的人不多了。

    果然如她所料,披上爱情的外衣,所有人的包容度都不一样了,甚至还给她打上痴情的标签。

    也幸亏原主一直保持单身,不然她也没有可操作的空间。

    直播结束,摄像机通通关闭,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正在收拾器材。

    季安之站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之前不停给她挖坑的导播。

    她的眼神犹如实质,让人有寒芒在背的感觉,张海民察觉到导播瑟缩的模样。

    他赶紧上来打圆场,“季女士不要动怒,刚才我们的导播也是希望节目的热度更高更有看点,所以才会问那么犀利的问题,还希望你能体谅一下。”

    现在没有镜头对着她拍,她也不需要要演给谁看,嘲讽一笑。

    “如果我没记错,这位张导播是导演您的侄子吧,我是不是可以认为,这一切都是张导您授意他这么做的呢?”

    张海民连忙摆手,他为人正直,向来厌恶这些小动作,可今天确实是他侄子搞的鬼,他难辞其咎。

    “季女士,我是真的不知道,也不是我授意的,你放心,后面的节目我不会让他出现在您面前,这事还请您不要介意。”

    季安之怒极反笑,她冷冷的看着张导播,“你以为你有导演撑腰就能高枕无忧了吗?我说过,你既然问出那样的话,那就等着丢饭碗,是你自己主动辞职,还是我来帮你呢?”

    张导播一头冷汗,他强词夺理的说道:

    “季女士未免太霸道了,我不过是代表所有网友,提出合理的疑问,如果你行的端立的正,就不该这么大火。”

    季安之压根不在意他说的话,冷漠道:“你不用跟我嘴硬,你不辞职,我直接给你们台长打电话。”

    张海民吓一跳,他一脚踢到侄子身上。

    “你还不快跟季女士道歉,你是章丢了饭碗吗?”

    张导播不为所动,他不信季安之会有这么大的能耐。

    季安之也不废话,直接走到一边打电话,不知她跟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挂了电话,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张导,请带着你的工作人员离开我家,下次再来拍摄,带个脑子聪明一点的。”

    张海民自知理亏,也没有狡辩什么,客客气气的带着人往外走。

    他们一群人上了车,张导播还故作轻松的说道:

    “二叔,你别担心,姓季的女人不过是吓唬人的,她哪有那么大本事,她想开除我就能开除吗?”

    他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电视台人事部的号码。

    张导播像是一下子被人掐住了喉咙,他接起电话,还没开口就脸色苍白。

    “凭什么开除我?二叔,你帮帮我,我不过是多问了几个问题,怎么能开除我呢。”

    车上其余的工作人员也都有些惊讶,没想到季女士真的说到做到,张海民叹口气。

    “我早就跟你说过别自作主张,踢到铁板也是你活该,为了一点蝇头小利,把自己的饭碗丢掉,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了。”

    张导播并没有多少能耐,也没有拿得出手的学历,能进电视台,全都仰仗张导,如今工作丢了他连自己都养不活了,简直欲哭无泪。

    张海民也早就厌烦这侄子了,屁本事没有,就会给他惹麻烦,开除了也未必是坏事。

    他还不忘警告其他工作人员,“后面不管谁拿钱让你们使坏,你们都要想清楚,那点钱值不值你们丢掉工作。”

    在场的工作人员对季家的实力有了新的认知,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不得不说,季安之这招杀鸡儆猴也算是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这边季明媚想起导播在直播镜头前的咄咄逼人,还有些后怕的说道:

    “幸亏妈妈你冷静沉着,不然就要陷入舆论的漩涡了。”

    季安之经过多少大风大浪,这点小事,她压根就不在意。

    “你别担心,都过去了,以后相信也不会有人总拿你的身世作文章了。”

    季明媚见她丝毫不在意的模样,有些疑惑的问道:

    “妈,你真的还惦记那个男人吗?没有再找的打算了吗?”

    季安之挑挑眉,她笑着问道:“你希望我重新找男朋友吗?”

    季明媚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她真心说道:

    “妈妈只有38岁,漂亮的就跟二十出头的小姐姐一样,如果一直单身的话,我觉得会很可惜。”

    季安之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有些惊讶。

    “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去找男朋友?”

    季明媚理所应当的点点头,“妈妈还年轻,应该找个人来爱你,给你一个正常的家,你甚至可以生二胎。”

    季安之感觉有些震惊,毕竟她自己都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她以为她注定是要孤独终老的。

    季明媚见她不说话,继续开口说道:

    “至于我亲生父亲,如果可以,我当然也希望他会来找我们,但是,我又担心他有了自己的家庭,如果是这样的话,倒不如他一辈子不出现的好。”

    季安之理解她的患得患失,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不论他出不出现,妈妈都会爱你,咱俩才是一家人。”

    说实话,季明媚的话仿佛打开了季安之的另一扇大门。

    让她清楚的意识到,她不再是那个被禁锢在宫中的仁宪太后了,她也有资格去拥有一个爱她的男人,让她品尝爱情的滋味。

    季安之直播时,犀利的言辞又在网上掀起了一阵热议,甚至还有好事者,发动网友们寻找季明媚的生父。

    霍南辰结束了一天的电影拍摄,难得空闲的刷起了视频。

    无意间,他看到季明媚微微上挑的眼睛,还有侧面的轮廓,只觉得跟自家那个古板守旧不近女色的小叔有点相像。

    又看到了寻找季明媚生父的这个帖子,灵机一动,干脆转发给了自家小叔。

    还特意调侃般的给他发了语音。

    “小叔,你该不会有沧海遗珠流落民间了吧,瞧瞧这眼睛多像你啊,人家正在找爸爸呢,你赶紧看看。”

    他发了信息,也知道他家小叔日理万机,估计是没空搭理他的,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