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炮灰女配她妈在综艺爆红了 > 第22章:就该贴上他的标签
    季安之这边的节目录制完毕之后,张导演就带着节目组的人离开了剧组。

    因为所有嘉宾不是在一起录制节目,所以时间都是错开的。

    季安之这边离的近,录制节目跟她的工作不冲突,就最先拍摄了。

    第二组安排的是去徐艺菲那边,徐艺菲大概是想跟观众展示她不同的一面。

    所有特意选择了迦米传媒面试新人的当天录制节目。

    她的身份摆在那里,既是总裁的原配发妻,又是公司的股东。

    虽然平时不怎么过问公司的事情,但她要是想插手,谁也不敢反对。

    当然了,节目里她不仅要展现她的工作能力,更要扮演好妈妈的角色。

    所以,节目录制是从米家别墅开始的。

    米娜躺在床上好几天了。

    虽然手术很成功,但是她害怕留下后遗症,一直不敢下床,吃喝拉撒基本都在床上解决。

    米家不差钱,又只有她这么一个女儿,自然给她请了最好的护工照顾。

    她本来就不是脾气多好的姑娘,躺在床上除了玩手机,什么也做不了。

    连饮食也被严格控制着,各种滋补的汤一天几顿的让她喝,一天两天还行,时间久了躺腻味了,脾气暴躁如雷。

    动不动就扔东西砸人,搞的护工们苦不堪言。

    虽然米家给的工资待遇优厚,但架不住正主太作啊。

    护工们怕有命挣钱没命花,纷纷辞职不干了。

    短短一周时间,换了三个护工,折腾的徐艺菲都没了耐心。

    开拍之前还不忘开口警告。

    “你在家里怎么折腾我都可以忍受,要是在镜头面前不知道收敛,干出自毁前程的蠢事,就别怪我不管你了。”

    米娜蛮横归蛮横,也不是真的不识时务,她可不想让季明媚踩在她头顶上作威作福,哪怕再不高兴,她都忍着。

    张海民因为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背后又没什么人脉资源,所以徐艺菲并不怎么将他放在眼里。

    对待他,跟节目组的其他工作人员没什么差别。

    甚至于怎样拍摄,她都要指手画脚,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有多能干。

    张海民也是好脾气的,不管心里怎么想,面上一派平和。

    哪怕徐艺菲的建议再不合理,构建出来的画面再不和谐,他都不反对。

    摄像师一对准徐艺菲她就变了一副面孔,先是展示着自己餐桌上的早餐。

    特别贴心的介绍食材有多珍贵营养价值有多高,连每月的开销都要拿出来跟大家分享,生怕别人说她比季安之穷。

    好不容易吃过早餐,她带着摄像师进了米娜的房间。

    米娜正一脸不耐烦的吃着小米粥,照顾她的护工眼泪汪汪,似乎刚才发生过什么。

    徐艺菲赶紧把护工挤出镜头,她笑容满面的坐到床边,亲自喂着米娜喝粥。

    张海民的助理小声的说道:

    “张导,米娜怎么胖了这么多,看着都快有双下巴了,这节目播出,该不会被网友群嘲吧?”

    她说的声音很低,深怕被人听见。

    其实米娜骨架很大,虽然脸型和五官偏可爱一点,但稍微长一点肉,在镜头前面就显得格外壮实。

    之前她严格控制体重还稍微好些,生病躺床上,伤口需要愈合,适当的补充营养是很有必要的。

    一不留神人就胖了,她自己也好长时间没照镜子了,到现在还一无所觉。

    张海民摸着胡茬,不在意的说到:“公主胖点有什么关系,那叫婴儿肥。”

    话是好话,可听在耳里怎么都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结束了别墅里的录制,又跟随徐艺菲一起去了迦米传媒。

    一路上徐艺菲都不遗余力的宣传着公司的业绩,好像一切都是她的功劳。

    面试新人,不同的公司都会有不同的标准。

    迦米传媒也是比较有实力的明星孵化公司,因而来面试的新人很多。

    今天来的新人,已经是筛选过一轮进入复试的了,基本上都是很有实力的。

    徐艺菲坐在c位,冷眼看着一个个面试者,表现出前所未有的严格。

    不论是谁,她都能挑出一大堆的毛病来。

    这让很多新人信心满满的来,泫然欲泣的走。

    眼看着十来个新人被她挑挑拣拣的只剩下两三个。

    负责这次招新的负责人,不得不在她耳边轻声耳语几句。

    徐艺菲这才意识到自己表现太过了,她稍稍收敛,总算是留下了两个。

    当最后一位女生进来时,她有些绷不住了,脸上满是厌恶。

    原因是女孩的五官跟她太像了,仿佛就是她的翻版,但女孩比她年轻比她有灵气。

    两人要是同框,现在的徐艺菲肯定会被她比下去。

    徐艺菲最自得的就是她的一张脸,最厌恶的就是别人模仿她。

    当下就有些压制不住脾气了,也不管是不是有摄像机拍摄,冷冷的开口说道:

    “现在的小姑娘就是太喜欢走捷径了,长的丑一点就去整容,以为整的跟别人一样,就真的跟别人一样美了,真是不自量力。”

    被她针对的女孩一脸懵逼,她的脸是纯天然的,就因为身边人都叫她小徐艺菲,所以她一直很喜欢徐艺菲,视她为自己的榜样。

    没想到她真人如此刻薄,一张口就将她贬低到泥里。

    她连反驳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工作人员赶了出去。

    她只觉自己眼瞎,边走边哭的不能自已。

    泪眼朦胧,一不小心撞进了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怀里,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人生又有了一番新机遇。

    徐艺菲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这几年顺风顺水的日子过多了,连混迹娱乐圈的谨小慎微都丢了。

    季安之并不在意徐艺菲的拍摄情况,也不在乎她的热度超过自己,结束了剧组的所有戏份以后,就一个人先回家了。

    惬意的躺在沙发上,哪怕什么都不做,她都觉得舒坦。

    还是觉得哪里都不如自己的家好,可惜季明媚还有的忙。

    因为傅明晋加了她的vx号,偶尔会找她聊天,倒是让她对vx有了不少兴趣。

    吃过晚饭,兴致颇高的戳开了vx界面,先跟女儿视频通话一番。

    原本打算跟她一起看《家有千金》最新一期的节目播出,结果她有夜戏要拍,只好匆匆挂断。

    没有女儿陪着,季安之也不想一个人坐在客厅看电视了,干脆拿着平板电脑进了房间。

    看时间还早,季安之先去敷个面膜泡个澡。

    等她慢悠悠的收拾好,节目差不多也开始了。

    用平板看还可以看见好多弹幕,这对季安之来说也是一个新奇的体验。

    这期的节目剪辑是把徐艺菲母女放在最前面的,所以一开始就是徐艺菲出现在镜头面前。

    凭心而论,季安之觉得,徐艺菲能够在娱乐圈屹立不倒,跟她本身的颜值还是有很大关系的。

    看着她在镜头前侃侃而谈的介绍着各种食材的营养价值。

    以及隐隐透露出来的高人一等的优越感。

    季安之觉得好笑不已,她难道就意识不到,自己的这种行为会让观众反感吗?

    在绝大多数人收入低,生活质量差,生存压力大的大环境下,她的行为无疑是在引起众怒。

    果然,弹幕虽然不多,但说的都不是什么好话。

    张导也是促狭,他不恶意剪辑,却也不会描补嘉宾有争议的一些行为。

    所以米娜刚出镜时,对护工不满嫌弃的表情还没来的急收,就这么拍下来了。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脸上的戾气太重,让人心生反感。

    加上她明显胖了一圈的脸,网友们毫不客气的调侃起来。

    “米娜这是吃了猪饲料吗?这小胖脸看着胖乎乎的,一点美感都看不出来呢。”

    “果然是资本家的大小姐,这是不满意下人的伺候吗?”

    “话说,她伤的是腿吧,自己有手可以吃饭吧。”

    “徐艺菲也是搞笑,她女儿又不是手断了,有必要假惺惺的喂吗?”

    身为公众人物,既然得了名利双收的好处,那就要承受得住来自观众的贬低。

    季安之的青云路也是伴随不少争议的,但她内心坚毅,不受外物影响。

    她不在乎的人,怎么评价诋毁她都不在意。

    啧啧啧,看着恶意满满的弹幕,也不知道徐艺菲母女俩能不能承受的起。

    她们娘俩最后才出镜,早在宣传这一期的时候,就把她们作为亮点来宣传的。

    观众们期待值很高,当季安之一身古装亮相的时候,不负众望,满屏都是彩虹屁。

    网友们喜欢时是真的喜欢,厌恶时也是真的厌恶。

    季安之看着弹幕也就图个乐呵,并没有真的放在心上。

    节目还没结束,她就有些昏昏欲睡了,她是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人,想睡就睡,哪怕网上闹翻天都与她无关。

    当傅明晋与季安之在镜头前站一块的时候,不少网友都被两人登对的cp感折服。

    尤其是颜狗们,在底下看的嗷嗷叫。

    哪怕张导将容易让人误会的镜头删减了,依然有人觉得好甜要磕糖。

    两人男未婚女未嫁,虽都有缺点,但瑕不掩瑜。

    不知内情的网友们,从婚配的角度上来分析,越发觉得两人门当户对。

    看着网上cp粉蹦跶的热闹,霍万钧无端觉得碍眼。

    从怀疑季明媚是他女儿的那刻开始,他对季安之就无法冷眼旁观了。

    骄矜自傲的霍总并不觉得自己太过上心,只是认为这女人与他有过亲密接触,那就该贴上他的标签。

    但他忘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个猜测。

    DNA检测的结果还没有出来,他没有立场说什么。

    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

    霍万钧莫名觉得焦躁,终究还是忍不住,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直接给检测中心打去电话。

    通话结束,他等待了几分钟,叮的一声,信息来了。

    他迫不及待的打开了DNA检测的电子报告,当看到鉴定结果时,情不自禁露出了尘埃落定般的释然微笑。

    自打他起疑之后,梦境更加频繁的出现了,梦中那原本看不清楚脸庞的女孩,轻易就被季安之替代了。

    他说不清自己的隐晦心理,但他很确定,他是高兴能有一个女儿的。

    至于这份高兴是源于女儿,还是女儿的生母,外人就无从得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