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安之坐在阳台的藤椅上,仰望星空。

    清风徐徐,将她披散的发丝吹乱。

    她仿佛一无所觉,兀自发着呆。

    女儿有自己的生活,她从来不过多掺和,此刻就略显孤寂了。

    最近季锦堂的生意火爆,沾了她自身热度的光,宣传工作特别到位。

    试用过雪肌丸的网友们正面反馈太多,一下子将产品捧上了神坛。

    如今更是被炒成天价,一盒难求。

    公司有职业经理人管着,她偶尔会去看看。

    现在一切步入正轨,她也就不用太过上心了。

    中午午休时,居然梦到了景元帝她的亲外甥,这还是第一次梦见他。

    都说帝心难测,其实不无道理,哪怕她是嫡亲的姨母,万事也都拿捏着分寸。

    即便是关心爱护,也是克制而守礼的。

    相较而言,现在的生活远比宫中来的开心自在,她乐不思蜀,也就忘了景元帝。

    梦到他因自己的离去哭的不能自已,心里有欣慰也有心酸,情绪难免跟着低落下来。

    就想一个人静静待一会儿。

    季明媚一回家,就听秋婶说妈妈今天心情不好,她心里咯噔一下,赶紧跑去找人。

    跑到阳台,见妈妈好端端的坐在那里,她松了一口气。

    这来之不易的母爱,她无论如何都不能再次失去的。

    毫不犹豫的走到她身边,乖巧的蹲在她身前,趴在她腿上,小心翼翼的问道:

    “妈妈,你心情不好吗?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

    季安之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恐惧,扬起嘴角微笑着,温柔的说道:

    “谁敢惹我生气啊,我就是觉得今天的星星格外好看,赏夜景呢。”

    季明媚有被她轻松的语气安抚道,贴心的说道:

    “妈妈一个人在家肯定是无聊了,我陪你一起看星星吧,我朋友明天要约我们去马场骑马,妈妈也陪我一起去吧。”

    季安之倒是知道女儿最近交了新朋友,只是她没有过问太多。

    促狭的笑着说道:“人家小伙子说不定是对你有好感,想跟你多单独相处呢,我跟着一起去,你不怕吓到人家吗?”

    季明媚连忙摇头,哭笑不得道:“妈妈你别乱说,我跟霍南辰就是普通朋友,他一心想要让我做他妹妹,我们之间半点暧昧关系都没有。”

    季安之有些惊讶,“妹妹?”

    这称呼倒是值得深思,她宫中经营多年,把猜度人心玩成了本能。

    虽然有怀疑,她面上却并没有透露分毫,笑着说道:

    “那我就跟去凑凑热闹,也去马场散散心吧。”

    季明媚高兴不已,自从差点坠马之后,她就下定决心要练好骑术。

    早早就买好了装备,特意挑选了两套硅胶的高弹力骑马装。

    一套黑灰色是给自己的,一套酒红色是给妈妈的,两套款式一样,穿上别提多显身材了。

    这也算是别样的亲子装了,她有些期待明天穿上之后的效果。

    霍南辰很看重这次的马场之行,这关系着他家小叔的后半辈子的幸福生活,他可不敢有半点马虎。

    早早就开车到蔷薇园门口等着,连穿着打扮都一丝不苟,生怕惹未来小婶不喜。

    他本打算在门口安静等着的,毕竟是女孩子出门,没有个把小时梳妆打扮是出不来的。

    谁知他刚把车熄火,就看见镂花大铁门缓缓打开。

    秋婶一脸笑意的走了出来,敲下车窗,温和的问道:

    “霍先生您好,我们太太请您进去一起用个早餐,不知您有没有空?”

    霍南辰有一瞬间感觉受宠若惊,开玩笑,这可是他小叔都小心翼翼对待的女人。

    居然邀请他用早餐,这多荣耀啊,足够他在小叔面前嘚瑟好久了。

    他立马解下安全带,一脸憨厚满眼真诚的说道:“我正好没吃早餐,就麻烦季阿姨了。”

    幸亏早有准备,后备箱里备着礼盒,不然空手见小婶也太失礼了。

    他下了车,拿着礼盒,紧张的跟在秋婶身后进了园子。

    一路上也不敢到处乱看,直到进了客厅,他才见到正主。

    之前看视频的时候就觉得自家小婶漂亮,可见了真人,他才发现,摄像机压根就没有将他家小婶的美完全呈现出来。

    她白的发光,肌肤看着跟嫩豆腐似的,整个人美的不像话,仿佛无一处不精致。

    他家小叔会沦陷,一点都不稀奇。

    深呼一口气,霍南辰恭敬的开口说道:“季阿姨您好!我是霍南辰,是明媚的朋友。”

    季安之从他进屋就注意他了,看的出来他家境优越教养不错,性格看着跳脱做事却有章法,总的来说能入她眼。

    季安之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温柔的说道:

    “辛苦你跑一趟了,明媚正在梳洗,一会儿就下来,你先跟我一起用早餐吧。”

    霍南辰大气都不敢出,听话的坐到餐桌前拿起筷子,这才开始注意桌上的食物。

    季明媚正好也过来了,她笑着说道:

    “霍大哥,你今天有口福了,我妈亲自下厨做的牛肉焦饼,搭配小米粥正正好呢。”

    霍南辰是知道小婶会厨艺的,没想到自己第一趟来就有这个口福,赶紧掏出手机。

    “我得拍照留念,实在太有口福了。”

    季明媚一脸骄傲,“那可不,你先尝尝味道,猜一下用了什么食材。”

    季安之发现女儿的笑容很甜,她不是带着社交面具在交际,而是发自内心的自在,就像是跟亲近的家人在说话。

    霍南辰夹起牛肉焦饼,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皮酥脆,馅细嫩,咸香微麻,香味浓郁,好吃的停不下来。

    他有些嫉妒自家小叔了,要么不找,一找就是让普通女人望尘莫及的。

    含泪咽下一大口,他乖巧的看着季安之,认真的说道:

    “我尝到里面有牛肉跟醪糟汁的味道,还有生花椒末之类的调料。”

    季明媚朝他竖起大拇指,笑的眉眼弯弯。

    “你的舌头挺厉害啊,说的没错,这面团还加了少量牛油,你今天能尝到是真幸运。”

    霍南辰也认可她这说法,他希望小叔能早日抱得美人归,这样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蹭饭了。

    季安之虽然比他们年长,但一点都不难相处。

    虽然跟霍南辰交流的不多,却让他感觉如沐春风,每一句话仿佛都能说到他心坎里。

    就像是善解人意的大姐姐,让他整个人都生不出防备之心。

    还没到马场,季安之就套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对他背后那个小叔也有了点兴趣。

    至于霍南辰嘛,还傻乎乎的一无所觉,不是他太笨,只怪对手太狡猾。

    到了马场,趁着娘俩换马术服的时间,霍南辰赶紧给自家小叔打电话。

    “你到哪了?看见我之前发的照片没?小婶亲自做的早餐,味道绝了!”

    他炫耀的嘴脸太可恶,让霍万钧想要亲自给他松松筋骨。

    “你抬头看看二楼,眼瞎了吗?”

    啧啧啧,这怨气太重了,霍南辰摇摇手打招呼。

    “一会儿我把阿妹带去遛马,你自己想办法跟小婶接近吧。”

    霍万钧矜持的嗯了一声,“照顾好你妹妹。”

    这可不用提醒,他们霍家女孩多珍贵啊,哪能不好好照顾着呢。

    季明媚从更衣室出来,看见她妈穿着马术服两眼放光,紧身的衣裤让她完美的身材显露无疑。

    肌肤衬得更加红润有光泽,整个人又飒又媚,让人移不开眼。

    “妈妈,你太美了吧!我的眼光可真不错。”

    季安之出身名门,规矩礼仪早就刻入骨髓,这样大胆的着装让她羞于见人。

    “这也太不得体了,穿出去像什么样,我还是换下来吧。”

    季明媚赶紧将她拦住,摇晃着她手臂,撒娇道:

    “妈妈,怎么就不得体了,又没有露出肌肤,漂亮的让人眼馋呢,您可不是老古板,咱俩这亲子装多漂亮啊。”

    有了妈妈的宠爱,季明媚的性格越来越活泼了。

    看着镜中母女俩娇美的模样,换了确实有些可惜。

    抵不住女儿的撒娇卖萌,干脆如了她的意吧。

    季安之安慰着自己,她现在不是仁宪太后,不需要左三层右三层的包裹着自己。

    毫不意外,娘俩一出来,就成了最耀眼的存在。

    今天来的人少,她们美则美矣,还不至于被人围观,季安之做足了心理准备,倒也还算坦然。

    只是,她总有种被人偷偷窥探的感觉,四处找了找,又看不出什么端倪。

    霍南辰要带着明媚遛马,季安之并没有跟着一起去,她翻身上马想要先跑一圈。

    她在前面疾驰而去,霍万钧也牵着马紧随其后。

    看到季安之的第一眼,霍万钧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江南春雨。

    似缠绵悱恻,又似烟雨蒙蒙,缠上心头丝丝缕缕,连绵不绝……

    明明词不达意,却心痒难耐不得其法,只能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

    而季安之却一无所觉,她肆意畅快的奔跑着。

    一直过足了瘾,才肯翻身下马,心情愉悦了,处处皆是风景。

    季明媚那里有姓霍的小子看着,她不用担心什么。

    低下头,瞧见脚边有一朵粉白色的格桑花,正在微风中摇曳生姿。

    她将头上戴着的帽子拿下来,摘下花朵,颇有兴致的簪在鬓边。

    还没来得及自拍欣赏一番,就听见有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

    她下意识的看向来人,只见一陌生男人坐在马上,居高临下。

    四目相对间,两人都看清了彼此的脸。

    季安之微微仰着头,雪白发光的肌肤,比鬓边粉白色的花还要夺目。

    顺着露出的脖颈而下,被酒红色马术服包裹着的身躯饱满丰腴……

    霍万钧手指微动,巨大的阴影将季安之笼罩着。

    季安之睁大眼睛,这男人就好似一堵墙一样站那。

    沉默冷肃如同野兽,眼里满是贪婪,此刻,他就这么盯着她。

    季安之什么阵仗都见过,就是没有被人这么直白的觊觎过。

    她错开眼神,视其如无物,站起身就要离开。

    霍万钧嘴唇紧抿,翻身下马,拦住去路。

    季安之不得不后退,转过身却再次被阻拦。

    不等她开口质问,就见男人弯下腰,在她脚边捡起粉白色的格桑花。

    霍万钧直起身,将手中的格桑花递给季安之。

    声音温和道:“季女士,你的鬓花掉了。”

    季安之狐疑的接过已经不复鲜活的花,指腹无意间划过他的掌心。

    刚想询问他的意图,身后就传来女儿吃惊的声音。

    “妈妈,你们在干嘛呢?”

    霍万钧立刻将手背在身后,拳头紧握,指尖狠狠陷进掌心。

    霍南辰赶紧出声解释,“阿妹别着急,这位是我小叔,也是马场的主人,今天刚好也过来了。”

    霍万钧猝不及防就对上了女儿好奇的眼神,心头一阵柔软。

    季明媚单纯,并没有想太多,乖巧礼貌的打着招呼,“霍叔叔好!”

    霍万钧面容温和的点点头,这是第一次跟自己的女儿见面呢,他知道的太晚了,而她已长大成人。

    他从未抱过她,宠过她,不知道她喜欢什么厌恶什么,连怎样跟她相处都不得而知,说不遗憾是假的。

    季明媚蒙在鼓里毫不知情,歪着头笑着说道:“总觉得霍叔叔在哪见过,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季安之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父女俩相同的眉眼,明眼人都看的出来是怎么回事,压根不需要验证什么。

    霍南辰知道这父女两人是长得像的,季明媚太瘦的时候,单独看还不明显。

    这会儿她脸颊有肉,父女两站在一起,眉眼部分简直高度重合。

    霍南辰偷偷瞄了一眼季安之,尴尬的打着圆场。

    “到午餐时间了,不如我们一起吃个饭?”

    季明媚看向妈妈,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季安之并未拒绝,敌不动,我不动,总归她不是最着急的,装傻充愣谁不会呢。

    霍万钧不着痕迹的看了季安之一眼,想要知道她有没有认出自己。

    奈何她面无表情,瞧不出心里有什么想法。

    四人直奔附近的餐厅,一路上霍南辰都在缓解气氛,找着话题让季明媚跟霍万钧沟通。

    季安之冷眼旁观,并未阻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