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炮灰女配她妈在综艺爆红了 > 第29章:真不好意思,手滑了
    “嗷嗷嗷~这是在干什么?大家在聚餐吗?”

    “难不成节目组也要搞吃播秀了?有点儿意思哈……”

    “好久没看到我们媚媚酱了,这是跟大部队汇合了吗?”

    “修罗场呢?不是说有撕x大战吗?怎么这么和谐?”

    “楼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不过,徐影后是被排挤了吗?怎么蹲在最后面啊?”

    因为徐艺菲对野兔肉不屑一顾,导致她被挤的离镜头更远了。

    其实这也不是大家有意为之,只不过镜头正对着餐桌。

    大家要一起用餐,正好围着桌子坐了一圈,徐艺菲被动的挤到了一边。

    她在镜头前可是从来不坐冷板凳的,眼看着直播开始,赶紧拿着凳子挤到女儿身边坐下。

    幸亏米娜是坐在轮椅上的,被她挤的稍稍偏离了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美食当前,大家直播的状态都很松弛。

    姜楠最为活跃,她不停的给大家安利今天的野兔肉,夸的季安之都要脸红了。

    徐艺菲可不会干坐着,她抢着话茬往其他事情上说。

    奈何没人搭腔,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反而弄的她自己下不来台。

    米娜到底是她亲生女儿,不能干看着她丢脸,直接夹起一块兔肉塞进她嘴里。

    虽然肉来的有点猝不及防,但该说不说,这味道确实绝了。

    见她消停了,季明媚又提起话头,跟网友们绘声绘色的描述,她们今天上山的情景。

    其他人也不时的插着话补充,气氛又变得活跃起来。

    季安之默不作声的啃着兔肉,雪白精致的贝齿咬在肉肉上,看的人吞咽口水。

    她除了偶尔关注女儿的情况,余下的时间都是安安静静的吃东西。

    “莫名觉得母上大人可爱哎,她吃东西的样子好认真呀~”

    “要死了要死了,我一个18岁的小鲜肉,居然被母上大人诱惑了。”

    “楼上的别挣扎,被诱惑的不止你一个,我想成为母上大人手里的那块肉,被她咬着都是幸福的。”

    “滚开~你们都是lsp,什么母上大人,明明就是我遥不可及的女神啊。”

    季安之一无所觉,她刚做过饭,只简单的洗了个脸。

    连头发都只随意用发钗盘起,还有些凌乱的碎发滑落了下来。

    纤细的手指上沾了一些佐料,她下意识的舔了一口,看着镜头的眼神无辜纯粹。

    明明都是三十八岁的女人了,却美的又纯又欲,让人无力抗拒。

    霍万钧捏着手机看着视频里的女人,情潮泛滥青筋凸起。

    心中爱怜之情难以抑制,恨不得立即把人抱在怀里,狠狠揉搓一番。

    这突如其来的恶欲难以宣泄,他忍不住给她发出信息。

    〔不要对着镜头笑,我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美!!!〕

    季安之胃口小,专心的吃了几口也就饱了,手机一响她就察觉到了。

    背过镜头,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脸一下子就红了。

    知道那人正在镜头前面看着,顿时有些羞窘无措。

    慌乱的站起来,对着大家说道:“我去把剩余的兔肉端过来,顺便给大家切点水果解解腻。”

    进了屋子,隔绝镜头,她也就没那么心慌了。

    刚拿出手机,电话就响了起来,季安之怕被人发现赶紧躲进厨房。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男人暗哑的声音。

    “吃饱了吗?”

    季安之呼吸一滞,声音不自觉软糯下来。

    “吃饱了,想给大家切点水果。”

    霍万钧嗯了一声,低沉温和的说道:

    “别把自己累到,你不需要博取任何人的好感。”

    季安之不自觉弯了弯唇角,俏皮道:

    “我有家有业有女儿,确实不需要别人的好感。”

    见她不把自己算上,恶狠狠的说道:

    “你还有老公,别不听话逼我过去抓你回来。”

    季安之被他说的面红耳热,嘴硬道:“我还单身,你别想哄骗我!”

    话音刚落,就听见了明媚唤她的声音。

    季安之有些心虚,急匆匆的对着电话那头说道:“不跟你说了,女儿来找我了……”

    霍万钧还没反应过来,手机就被挂断了。

    看着手机,他不禁扶额失笑,明明是他们两个人的女儿,倒像是偷情被抓包一样。

    季安之着急忙慌的跑出来,季明媚一脸好奇。

    “妈,你刚才是在跟谁打电话吗?”

    季安之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就是去卫生间待了一会儿,马上就给大家切水果。”

    季明媚有些狐疑,她明明听到细细的声音啊。

    算了,既然是妈妈的隐私,她就装不知道吧。

    “那我给你帮忙吧,我也吃的差不多了。”

    季安之没有拒绝,母女俩分工合作,一个洗一个切,很快就将果盘弄好了。

    剩下的野兔肉也端了出去,她们吃不完,还可以投喂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毕竟人家也出了不少力。

    外面天已经黑了,夜灯下吹着山风,说说笑笑别有一番滋味。

    直播间的人气居高不下,姜楠兴致也很高,喝了两口酒,她有点微醺。

    拿出了今天亲自去取的一件连衣裙,小心翼翼的在镜头面前展示。

    “大家看见的这件裙子,是苏绣大师萧言的遗作,它是用黑色的丝绸面料打底,绣着精致的白猫戏螳螂的图案,整体风格优雅中不失可爱,明天用来给模特穿上拍照的。”

    没有女人是不爱漂亮衣裳的,直播间的网友看的认真,现场的众人,也看的不眨眼。

    精致的刺绣图案活灵活现,看着就让人惊艳。

    直播间的网友觉得,这样拿着展现不出衣服的灵动,纷纷要求让人穿上展示。

    徐艺菲立马自告奋勇的想要来试穿,姜楠不知多宝贝这件裙子,毫不客气的拒绝了。

    “徐影后的年纪大了,展示不出裙子的风采,我看还是让明媚来试试吧。”

    徐艺菲没想到她这么不给面子,一时间面色难看起来,姜楠可不搭理她。

    直接拿着衣服往季明媚身上比照,明媚虽然有些惊讶,却也没有拒绝,大方的配合着她。

    明媚虽然年轻,但身材比例跟她妈妈一样完美。

    加上她又年轻漂亮,衣服往她身上一穿,高级感立刻就出来了。

    她也不怯场,大大方方的走着模特步展示着。

    季安之看的不住点头,考虑着要不要也给女儿做一件这样的裙子,刺绣什么的她也擅长啊。

    让观众们大饱眼福之后,季明媚就把衣服脱了下来,直播也要结束了。

    姜楠拿着叠好的衣服,对季明媚说道:

    “我觉得你穿这件衣服特别漂亮,比模特展示的还要好,干脆明天就邀请你来拍吧,不知道你有没有空?”

    季明媚有点受宠若惊,姜楠所在的杂志社,在国内的时尚圈也是独占鳌头的。

    拍了这个照片就等于是拿到了时尚圈的入场券,以后说不定就有更多资源找上门了。

    米娜在身后听见她们的对话,不自觉的死死抓住了轮椅扶手。

    徐艺菲看见了,拍拍她的肩,安慰的凑到她耳边说道:

    “别生气,明天还不一定就能拍的成呢,我把她衣服毁了,看她们怎么嘚瑟。”

    米娜瞳孔一缩,明白了妈妈的意思,却说不出反对的话。

    她得不到的资源,季明媚凭什么就能拥有呢。

    季明媚怀着激动兴奋的心情,挽着妈妈的手臂回房休息了。

    母女俩洗好澡,刚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就听见了急促的敲门声。

    季明媚一惊,赶紧跑过去开门。

    这个时候能过来找她们的,不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就是其他嘉宾。

    果然不出所料,门一打开,就见姜楠满脸焦急的站在门前,她手里拿着刚才试穿的裙子。

    季明媚有些不解,开口问道:“姜姐,发生什么事了?”

    姜楠摊开衣服,又气又怒的哽咽着说道:

    “不知道是哪个不得好死的家伙,趁我不注意,剪坏了衣服上的刺绣,这衣服最值钱的就是这个刺绣,这还是萧大师的遗作,不说我要赔偿多少钱了,我怎么跟她家人交代啊。”

    姜家有钱,赔偿个几百万没有压力,可这衣服是人家珍藏起来的纪念品,意义是不一样的,她没法交代啊。

    季明媚不可思议的拿过衣服查看,正中的猫咪被人剪开,绣线都起毛翘起来了。

    她愤怒的说道:“十有八九是徐艺菲母女俩干的,下手这么快,肯定就是身边人,除了她们也没人这么恶毒。”

    姜楠咬牙切齿的说道:“我这就去找她们算账。”

    季明媚一把将人拉住,无奈的说道:“这个点所有监控的设备都断电了,没有证据的,你贸然的找去,她们不会承认,只会把这件事情散播出去,造成不好的影响。”

    姜楠虽然是主编,但不意味着她就没有竞争对手。

    消息一旦泄露出去,她以后想拿品牌方的衣服就困难多了,她有些焦躁。

    季安之听明白怎么回事后,拿过被剪破的衣服仔细看了看。

    绣品中猫的毛丝覆盖有层次,线条粗细得当,丝里转折自然。

    突出了小猫毛色蓬松,细致柔软的质感,小猫的眼睛用集套针绣成,晶莹水亮,俏皮可爱。

    可如今整个猫身都被破坏掉了,猫眼也有了瑕疵,修复起来确实不简单。

    看着两个丫头心急如焚,也只能她来试试了。

    “楠楠,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就让我来修复这幅作品吧,我能保证恢复原状,让人看不出瑕疵。”

    姜楠一脸惊讶,季明媚更是震惊不已,她拉着妈妈的手说道:

    “妈,这可不是小事,我知道你想帮忙,可这是刺绣,是艺术品,没有几年的功底,是绣不出来的。”

    季安之朝她安抚的笑了笑,转过头对着姜楠说道:

    “明天就要用这件衣服了,这么晚了,你也找不到更好的补救方法,难道真要开天窗吗?”

    姜楠颓废的坐了下来,她现下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季安之自顾自的打开行李箱,拿出一整套的刺绣工具,有绣绷还有各色丝线。

    这套装备,倒是让两人对她会刺绣这件事,有了一点真实感。

    季安之先是在灯下仔细对比颜色,然后熟练的挑出同色系丝线,穿针引线。

    猫身上的毛丝综合运用接针、滚针、散整针绣成,先用散整针铺底。

    然后层层加色,根据受光不同,选用不同的色阶线。

    多次施针套色,线随毛丝走,由浅到深,按丝理逐层加丝线。

    季明媚看呆了,灯光下的妈妈肌肤雪白盈润,长发如墨的披散着。

    宽松的睡裙有点像汉服,她穿针引线的模样,就像是古代大家闺秀,情不自禁的拿出手机拍了下来。

    真羡慕她的生父,有生之年能得到她妈妈这样的女人,也算不枉此生了吧。

    姜楠也是看的目不转睛,内心感叹不已,美人做什么都是美的。

    两人跟痴汉一样守在季安之的身侧,看着她一针一线的修复,也不知看了多久,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一夜睡到大天亮,姜楠窝在沙发上猛然惊醒。

    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脑子慢慢清醒。

    客厅里没有人在,茶几上放着那件被破坏了的衣服。

    她站起身,迫不及待的打开衣服,只见那被剪开的小猫完好如初,丝毫看不出修复过的痕迹。

    哪怕是背面,也看不出一根多余的丝线,真是神乎其技。

    她正想大声叫人,就被刚从房间出来的季明媚拦住。

    “我妈修复了一晚上,刚刚才睡下,你不要吵醒她,我们出去说吧。”

    姜楠点点头,有些歉意的对着季明媚笑。

    季明媚低声说道:“没事的,你不用在意,我妈休息一下就好,你收拾一下,咱们赶紧去拍照片吧。”

    姜楠看了看时间,半山别墅离杂志社挺远,是要出发了。

    两人收拾完毕,从电梯出来,看到徐艺菲惬意的端着咖啡坐在客厅,米娜就坐在她身边。

    看到姜楠,她笑的格外舒畅,幸灾乐祸的说道:

    “哟~这么着急赶着去哪啊?去拍照吗?有衣服吗?可别开了天窗没法交代呀。”

    她是丝毫不在意被姜楠发现是她动的手呢。

    姜楠怒极反笑,大步流星的走到她跟前,毫不客气的一个巴掌甩到她脸上。

    嚣张至极的说道:“真不好意思,手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