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点阅读免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炮灰女配她妈在综艺爆红了 > 第30章:我哪点比季安之差了?
    姜楠这一巴掌下去,直接把徐艺菲打懵了。

    她捂着脸不可置信,气急败坏的咆哮道:“你是疯了吗?怎么敢动手打我?”

    姜楠无所谓的拍拍手,笑着说道:“谁说我打你了?有人看到了吗?你有证据吗?”

    现在这个时间点,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还没开工,也没有摄像机跟拍。

    现场除了她们没有别人在,跟昨晚一样没有任何证据,徐艺菲也没料到她会这么刚。

    压下怒火,捂着脸讽刺道:

    “你也就只能这样了,看在余老师的份上,我不跟你计较,有那个时间跟我撒泼,倒不如想想怎么善后,衣服破了,出不了照片,对杂志社的影响可不小呢。”

    姜楠一脸嫌弃的说道:“你可别提我妈了,她跟你可没有交情,别往脸上贴金。”

    说完话,她又不紧不慢的从包包里拿出衣服,慢慢将衣服展开。

    姜楠笑的一脸得意,“真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这衣服完好如初呢。”

    徐艺菲满脸不可置信,冲上前就要抢夺衣服,姜楠一个转身让她扑了空,将衣服紧紧抱在怀里。

    徐艺菲扑倒在地,喃喃道:“这怎么可能,衣服明明是我亲自剪坏了的,怎么可能会完好无损。”

    米娜见状,也激动的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姜楠将衣服重新放进包里,鄙夷的看了米娜一眼。

    讥讽道:“心思真够恶毒的,自己得不到的就要毁掉,真以为地球是围着你们转的?”

    米娜心虚的回避着她的眼神,她没想到姜楠说话这么犀利,半点不留情面。

    季明媚见时间差不多了,拉着姜楠说道:“楠楠姐,时间不早了,咱们该出发了。”

    孰轻孰重姜楠心里还是有数的,没必要为这对母女白白浪费宝贵的时间。

    看着两人就这么自顾自的离开,徐艺菲无力阻拦。

    等她们走远,才对着米娜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说的没错吧,那丫头就是你的拦路虎,你们是天生的死对头,她要是大红大紫爬上顶峰,你就会被压的翻不了身。”

    米娜脸色难看的转过身,冷冷的说道:

    “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还说些没用的废话,也不知道她们走的什么狗屎运,从哪找的刺绣大师,一晚上的时间居然修复好了。”

    徐艺菲闻言,脑海里突然闪过季安之的身影,昨天那么晚了,从外面请人根本来不及。

    住在这栋别墅里的所有人,都不可能会刺绣,除了季安之这个不知底细的。

    季安之实在太过神秘,让人看不出深浅,也不知道她背后究竟还有多少底牌,简直深不可测。

    徐艺菲对女儿说道:“你离季明媚那个妈远一点,她不是好惹的。”

    米娜看她妈的表情,猜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问道:

    “你怀疑是季阿姨修复的?这怎么可能呢?刺绣多难啊,季明媚怎么可能这么好命?我不相信!”

    她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脸色苍白的吓人。

    女儿这不同寻常的反应,让徐艺菲满脸狐疑,猛然想到什么,她脸色难看的说道:

    “你该不会是嫉妒季明媚有个好妈妈吧?我哪点比季安之差了?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

    徐艺菲不是一般的愤怒,她的亲生女儿居然觉得她比不上别人。

    看着这个让她丢掉半条命才生下来的孩子,她第一次尝到了剜心之痛。

    米娜刻意不去看她,着急忙慌的转动着轮椅,嘴硬的说道:

    “妈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现在得罪了姜楠,她以后少不了要使绊子,还是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应对吧。”

    徐艺菲看着米娜转移话题的模样,只觉得分外心寒,她自己肚子里掉出来的一块肉,她又岂会不了解。

    仿佛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有气无力的说道: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累了,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吧,不用过问我。”

    丢下女儿,徐艺菲迫不及待的离开了。

    米娜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从别墅出来,姜楠就带着季明媚直奔杂志社的摄影棚。

    起先她们并没有通知节目组的摄像师跟拍,还是张导给她们打电话,才知晓她们外出了。

    跟拍的摄像师赶紧出发,总算是拍到了季明媚拍平面照的画面。

    桑榆也赶来了,她兴奋的不行,看季明媚在镜头前高级感满满的模样,仿佛看到了时尚圈的大门为她们敞开。

    等拍摄一结束,她赶紧过去一顿猛夸,这彩虹屁吹的,季明媚要是没点定力,估计都得飘。

    她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掏出手机说道:“桑姐,你先看看我昨晚给我妈拍的照片吧。”

    桑榆有些不解的伸长脖子看她手机,当看清照片之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这怕不是天仙吧,也不知道阿姨是怎么长的,都快四十岁的人了,看着还这么娇嫩可口,妥妥的大家闺秀啊。”

    季明媚很赞同她的话,淡淡的说道:“所以啊,以后别夸我了,我比我妈还差远了。”

    桑榆笑着说道,“那有什么关系,你有你的美,阿姨有阿姨的美,互不影响啊。”

    她放大图片,看见季安之正在刺绣,好奇的说道:

    “这是摆拍吗?怎么想起用刺绣做主题的?”

    季明媚摇摇头,“大晚上的摆拍什么啊,还不是有人恶意使坏,我妈这是在补救呢。”

    桑榆一脸惊讶,季明媚也没隐瞒,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出来。

    桑榆听完一脸气愤,“徐艺菲母女俩也太恶心了,估计做梦都没想到你妈会刺绣吧,这么高难度的传统技艺她都会,真是了不起。”

    季明媚一脸骄傲,看着照片,突然觉得不能只留着自己偷偷欣赏。

    “我要把妈妈照片发到wb去,得让大家也提高一下审美。”

    现在的季明媚,完全一副以妈妈为荣的模样。

    桑榆也很是赞同,“反正阿姨也没有开通wb,干脆就由你来宣传她的盛世美颜好了。”

    季明媚很是赞同,仔细检查了一下照片,里面没有什么不能透露的信息。

    姜楠说过,虽然衣服修复好了,也看不出痕迹,跟原件没差别。

    但她还是得跟萧大师的亲属说清楚这事,这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季明媚也觉得应该这么做,但有关这件事的具体情况,不适合从她这里透露出去,所以她不会多嘴。

    季明媚美滋滋的晒出图片,并配上文案:

    〔这么贤惠的大家闺秀,当然是我的妈妈啦~〕

    照片一经发出,立刻点赞评论无数,不到半小时,就又被顶上了热搜。

    季安之不清楚她这是第几次,因为颜值而上热搜了,左右她也不是很在意。

    补了一上午的觉,状态总算是恢复了过来,等她下楼,季明媚正好也回来了。

    一看见妈妈,季明媚就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辛苦妈妈了,你睡好了吗?饿不饿?我去给你下碗面?”

    季安之笑的眼睛弯弯,女儿的关心让她心情更好了。

    替她把额头上的汗擦干净,温柔说道:

    “你要是不累的话,就去给我下碗青菜面吧,确实有点饿了。”

    季明媚虽然不会做什么硬菜,但简单的下碗面条还是可以的,她立刻放下包去厨房忙碌。

    她一走,余老师也过来了,一脸感激的拉着季安之的手。

    “幸亏你昨晚帮了忙,不然这事情都不知道怎么收场,我都替姜楠愁的慌,真搞不明白,怎么会有心肠那么恶毒的人。”

    这句话她说的很大声,而且是对着徐艺菲她们房间的。

    就算是有涵养的老艺术家,碰到女儿被人算计的破事,也会绷不住好脾气的,不去挠花她的脸已经够客气的了。

    季安之笑着劝她消气,云淡风轻的说道:

    “您可别生气,为了这事气个好歹不值当,算计不成,该不高兴的是她们呢。”

    这话说的有道理,余老师本就是豁达的性子,这件事又没有证据,她也就过过嘴瘾。

    倒是很庆幸,一开始就没跟那对母女走的亲近。

    她们说的畅快,站在摄像机后头的张导听的一头雾水,总觉得好像错过了什么了不得的大新闻。

    徐艺菲可能是真的被女儿伤到心,也可能是怕余老师不管不顾的跟她正面刚,一直都没有露面。

    别墅里出来活动的人不多,显得有点安静。

    张导接了个电话,转过身就通知大家,下午会有客人上门做客,到时候需要她们好好招待。

    因为知道是节目组特意设置的环节,所以不管是什么客人来,她们都很欢迎。

    张导卖了个关子,并没有直接说出客人的姓名,其他人多少会有点好奇,季安之倒是无所谓。

    反正不管谁来,都得要她下厨做饭,与其关心是谁来,倒不如先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食材。

    安琳的态度很端正,说要跟着季安之学做菜,就真的跟在她后面打下手,见安之去厨房,她也赶紧跟了过去。

    徐艺菲母女俩就是不露面,连房间的摄像机电源都拔了。

    张海民不知道她们搞什么幺蛾子,只好亲自去请她们出来。

    不知道他们中间有没有起争执,反正等客人到的时候,所有嘉宾全都出来迎接了。

    见到客人时,季安之有点意外,来人正是之前合作过的影帝傅明晋。

    季明媚看到傅明晋的时候,故意朝着妈妈挤眉弄眼。

    季安之淡淡的笑着,不把女儿的调侃放在心上,好似没有看到傅明晋时不时投来的目光一样。

    徐艺菲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不自觉的关注季安之,见她举手投足间显露出的气质非凡。

    意识到自己是真的相差甚远,不免心中抑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对外界的事都不怎么在意了。

    傅明晋的婚姻虽然不完美,但他事业上的成就还是让人敬佩的。

    余老师跟他颇为熟悉,两人叙着旧气氛倒也不错。

    傅明晋见季安之始终低着头不说话,不免有些着急。

    节目组之前就邀请过他,因为不想过多的曝光在综艺节目里,他直接拒绝了。

    安排了他工作室里,另外一位当红男艺人去。

    他对季安之确实有好感,但他市侩的认为,凭他的条件,是不需要主动追求的。

    因而只给季安之发过几条信息,想等着她主动上钩。

    奈何他发的信息,犹如石沉大海半点消息都没有,他多少有点坐不住了。

    上午又在网上看到了季安之那张,美绝人寰的刺绣美人图。

    看着网友们各种赞美点评,他再也按耐不住,心急的张导打了电话,说要来参加节目。

    张导可不管他是什么原因,只要愿意来,他肯定是求之不得。

    越是着急想跟季安之说上话,越是找不到机会,他明显感觉到了季安之的疏离,心里有些慌张。

    要不是有摄影机拍着,他肯定要直接问出口了。

    季安之不接话茬,也不愿说话,傅明晋没有法子,只好点名喊她。

    “听说季女士擅长书画,我平时有空就喜欢写写画画的,今天难得大家聚到一起,不如咱们切磋切磋?”

    在场除了季明媚知道点苗头外,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

    季安之并不是喜欢在男人堆里显示自己魅力的女人,她心里既然有了最优选择,就不会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

    虽然她跟傅明晋之间,连暧昧都算不上。

    不用多加思考,她张口说道:

    “我只是会简单的画两笔,消遣娱乐用的,比不上傅影帝的功底,而且等一会儿我还要做饭,时间恐怕来不及。”

    傅明晋看了看手边,笑着劝道:“时间还早呢,应该不会耽误你做饭的。”

    他看着季安之的眼神里有一丝讨好,安琳见两人僵在这里,好心的解围道:

    “安之,要不你们就交流一下吧,反正也没有别的事情可以打发时间的,我先去厨房帮着择菜洗菜。”

    她之所以会这么说,也是没有深想傅明晋的用意,并不知道他起了别样的心思。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季安之再继续推辞,多少有些不太礼貌了,只好淡笑着点头应允。

    季明媚看的眉头微皱,她看得出来妈妈不高兴,以己度人,要是她被人勉强,应该也不会高兴的。

    她心里不禁对傅明晋的观感又差了一点——

    >